初阳·九晓

这里是初阳!也可以叫我殇!
凹凸坑里出不来

all雷偏安雷,雷右过激

【伽小】Kalo and Careful 10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小心挣扎着,想把困住他四肢的锁链挣开。

锁链被晃得不高兴了。‘接着,一股巨大的电流从被困的四肢传来。超过了小心所能接受的电量。超负荷的身体要陷入昏迷的瞬间,小心咬牙,撞向面前的铁板。

拜托了……一定要.……

手用尽最后的力气,停止了挣扎。
……

"嗯?"伽罗转身,四处望了望。

他向前飘去,停在一处刚经一过的泥土堆旁。

"伽罗?"阿奇见伽罗没有跟上,奇怪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这儿有什么奇怪的吗?”

伽罗顿了顿,看了半响,答道:“这儿的泥土好像刚被翻过,还很新。”

阿卡斯闻言也走了过来,他与伽罗交换了个眼神,翻开泥土堆。

一个崭新的大铁箱了露了出来。

“怎么会有箱子?里面有什么?”阿奇惊奇地说道,他尝试打开铁箱,可力气太小。

伽罗钻进铁箱中,一下就看见了昏迷的小心。他浑身是烧焦的痕迹,额头还微微发红,头无力地垂在一边,双眼紧闭。

这副狼狈的样子使伽罗心头一紧,揪得难受。

“小心!小心超人!”伽罗试图晃醒他,但又发现自己是魂魄状态。他咬牙,再一次痛恨自己这时的魂魄状态。他离开箱子道:“小心超人在里面!”

阿卡斯惊了一下,也尝试打开铁箱子,发现这真是关得死紧。

“不行!打不开!”

伽罗在一旁看着,发现自己现在是真的什么忙都帮不上。

他经常看到怪兽破坏星星球,但他无能为力。看到超人遇到麻烦,他不能帮忙。现在,他也救不了小心超人。

现在这种局面,他能干什么呢?

伽罗急得快跺脚,思考了一会儿。

陡手打不开,那可以让它自己打开啊!

伽罗想起自己附在电器上的能力还在,他大喝一声,让阿卡斯与阿奇让开,他附在铁箱子上,尝试打开,发现太重了。

“这铁箱子关得太紧了……!”

伽罗吃力地想,但他又看着小心的脸,那苍白的脸色映入眼中,抽得心脏一疼一疼的。

必须要把小心给救出来!

伽罗使出全身的力气,手往两边推,铁箱终于慢慢被打开了,接着,捆着小心的铁链也缩了回去。

阿卡斯趁机将小心拖出来,放在地上。

“小心超人!醒醒!小心超人!”

阿卡斯叫唤着,摇晃着小心。

伽罗明知自己的声音小心是听不见的,但他还是与阿卡斯一起叫着。

“小心超人!”

——————

小心顿了顿,回头望了望。

他又走在这黑暗的空间中,寂静无声。

不过好像比上次亮了。

“你……又……来了……”

小心听到了与自己神似的声音,也明白是谁。

“Careful,好久不见了。”

Careful点点头,又摇摇头。半响,他指着小心身后,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口道:“那里……有人……”

“……谁?”

“你该……走了,那里有人……叫你”

Careful突然又不说话了。他用手做着手势,好像在扭什么。

Careful不会说话,能说出这么多已经很好了。小心看着他的手,感到十分熟悉。

他尝试做了一下这个动作,明白了:“魔方?那个格格可以扭的。”

Careful点头,又开口,“在叫你,那个……蓝……的人……叫你。”

“!”

小心愣在原地,难道真的是……?

Careful上前,指着小心背后。突然猛得一推小心。

“在叫你!你要……回去,往……走。”

小心回头,那儿的云散开了一条道。

“他是……!”

没有接下来的话,小心已经被推了过去。

————

“伽罗……”

小心幽幽转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

“伽罗。”



【伽小】Careful的花 上

·黑组伽小

·花吐症的梗啦,三个月限期

·花瓣不会传染

其实是另一个文的番外「Kalo and Careful」

说起花吐症……我好像想起了什么……【装傻】

————

Careful最近在养花。

这说给别人,都不会信的。那个冷漠的Careful在养花?说出去恐怕要笑掉大牙。

可这是真的。伽罗震惊的看着Careful在往花盆中浇水,用手肘捅了捅他的黑体问道:“Careful最近怎么了?”

Kalo同样一脸震惊地看着伽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才知道他在养花。”

“你不是他的监护人吗?”

“我最近在做任务啊!”Kalo说道,随后嘀咕一声“况且这小鬼都不让我进他的房间。”

小心看了看他们俩,走到正在让花晒太阳的Careful旁边问:

“Careful,这是什么花?”

“……风信子。”Careful捏了捏花瓣,回答。之后又低语着:“阳光不好……”身形一晃便消失了。

“小鬼?”

“应该在屋顶。”小心说道,也不见了。

“小心?”

“……在屋顶,本体。”

当伽罗和Kalo到屋顶时,小心和Careful正在抚摸着花。Careful折下了一朵风信子,递给了小心。阳光打在他们身上勾勒出一条光边,晕成光圈。

“……”

“……”

两只伽莫名不爽。

他们没有注意到,即使在阳光下,Careful的脸色,惨白的不像话。

————

一个月前,Careful向宅博士要花种。

“花种?”宅博士停下手别的工作,抱歉的看着他,“对不起啊Careful,家里没有花种诶……”

“……”Careful垂下头,不发一语。但很明显的失望情绪。

“Careful……想养花?”

Careful点了点头。

宅博士为难地看着他,“要不我明天去买一包给你,好吗?”

“不……”Careful伸出一根手指头,“要一个……就可以……”

虽然过去这么久,Careful勉强学会了说话,但也依旧口齿不清。

“一颗就可以?那Careful想要什么花的花种?”宅博士耐心的问。

“风……信子……”

“风信子是吗?那我知道了。”

宅博士对他笑了笑。这时,Kalo来了,他倚在门旁边叫道:

“喂,小鬼,有任务。”

“……”

Careful不语,乖乖的走去,回头看了宅博士一眼示意他要记得,便跟着Kalo出去了。

次日,宅博士确实给了他一颗风信子种子,他也非常细心的照料着。

也不是他突然心血来潮了,也的确有点特殊原因。

————

Careful最近的注意力一直在风信子上,有时连饭都忘了吃,在花盆旁边睡着了。

小心对此十分的无奈,找了一叠小被子盖在Careful身上,防止受凉。

Careful的睫毛动了动,之后化为平静。

————

家中的花瓣多了起来。

“真是……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花瓣……”甜心一手拿着扫把,一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旁边是比人还高的花瓣。

“噗哈!”花瓣堆突然全部散开了,地上的花瓣淹过人的脚,开心叫道:“闷死我了!”

“哇啊!”甜心吓了一跳,下意识闭上了眼。睁开眼发现她辛辛苦苦努力了一上午的结果白废了。

“开心超人!你给我站住!”

“哇!甜心对不起!”

Careful抱着花盆坐在一旁,低着头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Kalo十分疑惑的看着他,最后竟叹了口气。“小鬼,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这是Kalo真心问的。身为Careful的监护人,他一直都看不懂这个小鬼。

谁知,Careful浑身一颤,一直都淡漠的神情第一次露出了一丝惊愕,身形一晃便不见了。

“小鬼?!”Kalo一惊,他不清楚Careful是隐身还是瞬移了。出了宅家,叫唤着:“Careful!”

小心站在屋顶上,看着Kalo离去的背影,手上握着一朵风信子。

“Careful,你又能瞒多久……”

小心将风信子握紧,又将他扔入空中,任由它随风摆动。

————

“为什么突然想养花了?”

“为了掩饰一件事情。”

那天,Careful和小心在屋顶上坐着,Kalo和伽罗没有上来之前,小心是这么问的。

“可为什么是风信子?”

“……本体,你也明白。”

风信子花语是暗恋。

“……小心,我也是你,也明白你对……我也是你……你也明白。”

“你对Kalo?”

“是的,就像你对伽罗。”

————

Careful到了一棵大树下,不停的捂着嘴干咳。努力想要止住胸口的疼痛与喉咙里涌上的骚痒感。他用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掐着脖子。

过了一段时间,喉中的骚痒感和胸口的疼痛缓下来,他颤抖着将嘴边的手拿开。

手掌上是带血的风信子花瓣。

“不行……”

还有一个月……

但是,带血了就掩盖不了了。

Careful喘着气,抱紧了腿。

花吐症。

————

两个月前,Careful得了花吐症。

咳出了花瓣的那一瞬间,他是懵的。

之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他暗恋的人。

那个经常差点杀了他的监护人。

其实他本来就明白,只是觉得不可能而已。本来他想,即使他真的喜欢他,那一直看着他就行了。

现在,花吐症告诉了他两件事:

你喜欢他。

你不能一直看着他。

他对着镜子中自己苍白的脸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

Kalo最近明显感觉到Careful在躲他。

这也太明显了吧?!

看着那一抹残影,Kalo简直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Kalo,你和Careful怎么了?”

伽罗在一旁都有点怜悯了。一见面就走,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不见了——这待遇可真……

“我怎么知道!”

Kalo一肚子火,神情忍着怒气,唇紧紧的抿着。

“本体,我出去一趟。”

伽罗还没有说什么,Kalo就连人影也没了。

伽罗:我怕你这一出就又出事了……

果然,不一会儿新闻报道就出来了:

“特别新闻报道,西街的一处帮派惨遭灭门。但这一帮派经常欺压人民,可能有许多的仇人了……现场发现了许多烧伤……”

“看来是真的很生气了,连战戟都用上了。”

伽罗对着电视摇头。

“伽罗,”小心端来了一块蛋糕,这是粉丝寄来的,“你要吃吗?”

“嗯?喔,好。谢谢小心。”

伽罗接过蛋糕,对小心笑了。

————

发了一通气,心情总算好了很多。

呼出一口气,回头走开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黑色的身影。那个身影见他回头,转身就跑。

“喂!小鬼!”

两人折腾了一天,你追我躲的。恐怕能源已经耗尽,不能使用瞬移了。

这样的好机会,Kalo怎么会放过!

Careful不停歇的跑,想摆脱身后紧紧追着他的蓝紫色的身影。

突然,Careful喉咙又痛了起来,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他卧在地上,忍受着干咳连带着胸口的疼痛。

“小鬼?!”

Kalo少见的着急起来,扶着Careful的肩膀让他坐起来。见他一手捂着嘴,一手抓紧身前的衣服。十分痛苦。

Kalo愣住了,他抓紧了Careful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Careful !”

Careful一震,最后猛烈地吐出了一堆微微沾血的风信子花瓣。

Kalo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断的咳出花瓣,几乎咳出了泪。

Careful双手捂着脸,脸上不知道是咳出来的泪还是真正的泪。

Kalo将他抱入怀中,眼神晦暗不清。

花吐症。

————

有点ooc……

【伽小】Kalo and Careful 9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今天怪兽多!”开心走进家门边伸了个懒腰。

回到家中,小心还在意着Careful突然出现的声音,和那四个数字。

4451

说起来,他们都是出现在电器上的:电视屏幕上,手机屏幕上,收音机的声音里。

电器……

就像是有谁在操控这些电器。

操控电器?!

小心猛然一震,找了支笔和一张纸,急匆匆的写下「4451」后,拿着纸便出了家门。

“小心!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

小心早以不见人影。

“安啦博士,”花心往脸上涂抹着面膜,说道:“小心他的身手不差,况且又不可能去做什么坏事,对吧?”

“说的也对……”

但在之后接到国防部的电话后,这两人是石化的。

————

小心不停地在楼顶上奔跑着,可却没有一个准确的目的地。

他的心里一团乱,激动,喜悦,期待,不安,疑惑纠成一团。

最后变成一个名字。

伽罗。

————

“伽罗他己经牺牲了!”

被吼的黄发男孩一怔,他看着面前愤怒的少年,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小心失望又生气的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扔向垃圾桶,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开。

男孩跑到垃圾桶旁拿起那张纸拍了拍,见小心要走了,叫道:

“这个是伽罗留给你的信息!”

伽罗。

小心沉着脸,仿佛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动用瞬移直接离开了。

男孩急忙跑上前,大喊着:

“伽罗!你的好朋友不相信我!”

————

小心回到家,拿出抽屉中的墨镜擦了擦,凝视了许久,瞬移到了屋顶上。

阿卡斯告诉过他,每一个被称作战神的人,死后都会变为天上的星星。

所以,他经常会呆在屋顶上望着天空,岂图想在满天星光中找到一颗独一无二的星星。

可这么多,又该怎么找?

小心还是依旧每天晚上会去屋顶上看星星,这己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手中握紧了墨镜叹了口气。

“……?”

往后一看,什么也没有啊。

“小心超人!我听其它超人说你在……”

突然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接着一位红发少年正努力的往屋顶上爬,脸上挂着笑。

“阿卡斯?”

阿卡斯抬头一看,顿时震住了。脸上的笑僵住了,之后慢慢变成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阿卡斯?你怎么了?”

“……伽罗?”

小心一震,随后又失落的低头。

“伽罗……”

阿卡斯反应过来,连忙爬上屋顶摆手道:

“不不不不,小心超人。”阿卡斯尴尬的笑着,“伽罗就在这儿啊!”

“什么?”小心连忙四周看了看。

可是,除了他和阿卡斯,屋顶上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安静。

“……骗人”

“我没骗你!他就在……!”阿卡斯突然顿住了,随后疑惑的问:“你……看不见?”

“看见?”

阿卡斯看了看小心,他正低头看着墨镜抚摸,又看了看一旁的蓝色身影,“他”正凝视着小心,眼睛一刻都不离他。

阿卡斯:……

————

伽罗没想到阿卡斯会来。

不过也减少了一点麻烦了,至少会可信一点。

“你是说,伽罗就在旁边?”小心充满了希冀的眼神让伽罗隐隐感到心疼。就连阿卡斯都产生了一丝不忍。

小心看了看他,垂下眼眸。他回头看了看,突然瞳孔一缩,瞬移消失了。

“……!”

“……小心!”

阿卡斯一惊,而一旁的蓝色身影直接冲上去了。

“喂!伽罗!”

阿卡斯跳到地面上,看见了一位黄发男孩正着急的追着伽罗大喊着“等等我!”

“……你是阿德里星人?”

“嗯?嗯,我叫阿奇。你是阿德里星副将阿卡斯吧。”

“你认识我啊,那就不用解释了,快跟上!”

“诶诶诶!等等我!”

————

光明明是从这里传来的。

小心四处看了看,慢慢的走着。

突然,地上的泥土裂开,冒出了一个铁箱子,伸出了夹子夹住了小心的脚!

“!”小心一惊,急忙使用瞬移,可却发现挣脱不开!

“捆起来。”草丛中传出声音,可惜小心没听见。

其它的夹子把小心的手脚全部都夹住,拉进箱子里,箱子又钻入了地面。一切又归为平静。

“奇怪,小心超人明明往这里走的。”

过了一会儿,伽罗等人来到。

伽罗“飘”的很慢,经过一处泥土堆时顿住了,往泥土处看了看。

阿卡斯见伽罗还没跟上,回头看他在对泥土“发呆”
问:“有什么发现吗?”

伽罗闭上眼,“没有。”

阿卡斯狐疑地看着他,却也没说什么。

【伽小】Kalo and Careful 8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小心很久也没有见过Careful了。

多久呢?应该有三年了吧。

三年中,也发生了很多事呢。

汪大使和喵大使的到来,球长的昏迷,穿越到了魔法世界,回到了过去,见到了小宅。

还有……

3月21日……

伽罗牺牲……也有3年了啊。

————

“那不是梦……”

我希望那是一场梦……

小心走在街上,手中紧握着一幅墨镜。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伽罗!是伽罗!”

小心一惊,往声源处看去,最后却是失望与失落的情绪涌上。

那是伽罗的雕像。

“是伽罗!我们的英雄!”

旁边人们的声音听得清楚,小心却是握紧了手中的墨镜。

是啊,你是英雄。

“我不怕自己的牺牲,我更怕你会因此而难过。”

是,我是难过。

“我是一名军人,军人的职责是守护。”

……

“答应我,继续守护好星星球。”

你不说,我也一定会去守护的啊。

伽罗……

天空突然由晴转阴,突然的天气变化使人措手不及,人们慌忙的寻找着避雨的地方。一时间,雕像周围除了小心,也没有什么人了。

小心不慌不忙,似乎不知道砸在身上的雨点般,慢慢的走着。

宅家的门口聚着超人和博士,一脸着急不知道在等谁。

突然,宅博士从悬浮的椅子上站起来。超人们顿时堆集在门口,拼命向外望。

大雨中,黑白发的少年低着头往前走着,完全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小心……”宅博士唤了一声,少年没有搭理地往前走,头发不停的滴着水珠,打湿了地板。

宅博士还想说什么伸出手,最后放下了。

花心也想说什么,开心搭上他的肩,摇了摇头。

小心关上了门,避开那些担忧的目光,靠着门滑落。

抬头便看见了他与伽罗的合照,照片上的蓝发高马尾的少年笑的自信,与自己碰拳。

“伽罗……”

哽咽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接着是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小心将头理在双臂间,一动不动。

————

今天的怪兽特别多。

超人们全部都来了后,却又全跑了。

“奇怪……怪兽怎么都跑了?”

“我们分头追!”

默契的点头,小心和开心一起。

小心在建筑上奔跑着,眼睛紧紧的盯着逃跑的怪兽。

突然有一部手机悬浮的绕着他,小心的注意力被吸引。

4451

“?”

最近很频繁出现这个数字,小心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一个瞬移去追怪兽。

经过电视时,电视突然一阵模糊,又显出了“4451”这个数字。

小心跃下,经过收音机。

“4—4—5—1—”

小心一顿,最后还是跑了。

突然,脑中出现了一个声音:

“4—4—5—1—”

诶?

“……Careful?”

【伽小】Kalo and Careful 7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宅博士不停的在电脑上输入程序,脸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顺着脸颊滑落。

其它的超人们面色担忧又少见的布满了阴霾,望了望博士,又望了望冰冷的机械台上,身上插满无数的线的小心。

“可恶!”开心本想拳向墙壁发泄一下,可又想到自己的力气,也没去砸。

“要是再让我看到变形怪那家伙……”甜心握紧了拳头,面色阴沉地说。花心在一旁接下:“一定打的连他 妈都不认识。”

“……”粗心虽然没说话,但手中的一大堆的武器也足以使人胆寒。

宅博士没有阻止或训斥他们这一危险发言,因为他心里也是这么想。

“博士,小心到底怎么样了?”开心问道。

“很不好……能量很乱,身体又受了重伤,差点格式化……【变回机械石】”宅博士顿了顿,“虽然没有格式化,但超能力的芯片己经失较了,需要修复。”

“还有……”宅博士停了下来,没有在说下去。但超人们都明白不是什么好事。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只有宅博士敲击键盘的声音外,谁也没敢出声。

“还有……”宅博士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握紧了鼠标。“小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

“什么?!”

超人们惊呼一声,又立刻围在了机械台旁,叫唤着晕迷的黑白发少年。【有一点头发是白的】

“小心,小心!醒醒啊!”

“小心!懒床不是好孩子的!姐姐要生气的哦!”

“小心!你在不醒来,我就要把你的粉丝全抢走!”

“小心,我……我……”

粗心知道他忘了,可他还是慛促着机械台上的少年。

“博士……你一定有办法……有办法救小心的……对吧?”甜心忍住泪水,眼眶红红的问。

“甜心……我……”宅博士有点为地看着甜心,叹了口气,“这……只能看小心他自己了。可能很快就会醒,也可能……”

大家不约而同地沉默。突然一阵“滴滴”声打破了宁静。

“超市有怪兽袭击!你们谁……”

宅博士还没说完,突然“砰!”的一声,家中顿时没了人,只有一个特大的洞。

“……”

——————

不一会,电视中的桃子报道着新闻。

“超人们回来了!但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打来打去……”

身后的怪兽被开心打飞,又被花心打到地上,之后又被粗心的炮弹和甜心的泡泡轰炸。

众人:莫名心疼那只怪兽。

怪兽:QAQ

重重复复,超人们也累了,直接一起用决招了。

据怪兽的上司大大怪透露,那只怪兽当场辞职,卧在家中不出来了。

“呜呜呜……小心……”

甜心突然双手捂着脸跪在地上哭了,而开心一拳打到地上,死死咬着牙,花心把手搭在甜心的肩上,却没有说话,粗心抱着武器不停的擦,时不时掉下泪水。

众人围着他们,脸上一片迷茫。

“超人们突然哭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桃子疑惑的说道。而电视机前的宅博士看着他们,也只是低头,突然打了一下桌面,连平日喜欢的桃子也不看。

“小心……”

——————

又是这里啊……

小心看了看周围,一样是漆黑一片。

“小……?”

又听到了他自己的声音,不过小心不像之前一样反应激烈了。

“Careful……对吗?”

“……”

突然一片安静,之后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人。

黑色的头盔,头发和他差不多,是黑紫色的。上半身大多被斗篷遮住,手上拿着一把紫色的刀。

“Careful?”

“……嗯”

声音有点儿模糊不清,有点儿断断续续的。

“你……还不怎么会说话吗?”

小心猜测的问了一句,Careful点点头。

“有……多……不会……”

“有很多不会?”

“嗯……”

小心看了看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脸着急,“糟了!我还要救开心他们!我……”

“他……!他们……!我救……”

“嗯?”

“他们!我救……了!”

“你救了?”

“嗯。”

Careful指了指自己,点了点头。

“谢谢。”

小心微微勾起唇,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Careful愣了愣,又不说话了。

————

小心昏迷一周了。

“博士……小心还没有醒吗?”

花心看了看机械台上的小心,又看了看博士。

“小心的伤已经好了,剩下的只能等……”

“……”

——————

小心和Careful坐下来聊了很久。

Careful差不多也能和小心正常交流了。小心跟他谈着其它超人的事,Careful大部分都在点头。

突然,Careful低下头握紧了裤子。

“怎么了?”

“小心……你要……回去……”

Careful站了起来,见Careful站了起来,小心也站了起来。

突然,Careful推了他一把。小心一惊,向后倒去。

“你要回去!”

————

“唔……”

入眼是熟悉的天花板,小心起身,发现身上都是线。

这里是博士的实验室?

突然门开了,开心站在门口,看到小心,突然呆住了。

“开心?”

开心反应过来,突然眼睛里闪出泪花。“博士!大家!小心他醒了!”

下一秒,门口聚集了一堆人,他们一起抱住了小心,眼中都闪出泪花。

“你……你们怎么了?”小心第一次手足无措,“哥……姐……我……”

“小心!你都昏迷了一个月了!我们担心死了!”

一个月?自己和Careful聊了几个小时而已,现实中……

“对不起……”

“没事……小心没事就好……”

小心回抱住他们,闭着眼。

“嗯……”

——

黑小/Careful他不是萌了,只是他不会说话的错觉

【伽小】Kalo and Careful 6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变形怪身形一晃,轻轻松松的躲过了刀锋。

当然,小心也没有瞄准。侧身一踢,将变形怪踢出一段距离。变形怪下意识用手臂挡住攻击,往后退出几步。

“哎呀,不错嘛。”变形怪拍了拍手笑道,好似赞赏的目光充满着笑意,却又多了几分警惕。

“……”握紧了手上的莹蓝色的双刀,小心死死的盯着变形怪——他现在必须要速战速决,刚才不过瞬移一下,眼前的景物就一瞬间的晃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在拖时间了。

变形怪看着他的样子,以为他害怕了。得意的笑出声“啊啦,要不你求求我?或许还能让你好过一点。”

“死也不会。”

小心想也不想的回道。屈服于敌人?呵,那还不如让他去死。不管怎样,他都不会屈服于别人的。

就像……他一样……

伽……

小心失神的一瞬间,变形怪猛得上前打上一拳。小心即时反应过来用双刀低挡,可变形怪的力气大得惊人,小心的脚不断往后,显出小小的泥土坑。

“刚才抓的几个超人,我已经复制了他们的技能。”变形怪笑道,“现在,还差你一个!小心超人!”

“咿……”小心吃力的挡着,脚后磨出了许多的泥土。

变形怪眼晴一亮,力气猛然变大,将小心打飞在干泥土地上。

“唔……”小心艰难的起身,开心的力气可不是概的……他擦了擦脸颊上的泥土,样子脏兮兮的有点狼狈。

抬眼的那一刻瞳孔收缩,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的时候,己经晚了。

无数的炮弹围绕着自己,变形怪用着花心的磁力控制着炮弹。

糟了……躲不掉……

变形怪双手合十,炮弹全部都炸在了小心身上。

“砰!!”

森林巨大的爆炸声,使得许多鸟儿都飞上了天。也使山洞内被关着的超人们涌上不安。

小心……

“咳……唔……”

地面上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坑,中间仰躺着一位狼狈的黑发少年。全身沾满了尘土,头发上乱乱的。脸上的一只眼睛闭着,另一只眼睛死死盯着变形怪,虎牙咬着下唇。

“啊啦啊啦。”变形怪摇着他那怪异的尾巴,靠近小心,“你应该己经没有力气了吧?”

“呵……”变形怪突然看到他咧嘴一笑,突然就消失了,“分身……!什么时候!”

小心在他后面按下头上的按钮:“小心激光!”

“砰!”变形怪顿时被激光打中,尘土将他淹没。

“结束了吗?……啊!”小心想上前查看,却被一个粉红色的泡泡打飞。变形怪的身边绕着保护罩,向他走来时撤销掉了。

“被你的亲人的技能打败的感觉如何?”变形怪上前问道,但笑意不见了——他的脸上被划到了。

“还不错呀,能伤到我。”变形怪摸了摸脸,“但是,你还是输了。”

小心咬牙着想起身。不能……不能输。

大家……还被困着呢!

所以,他不能输!

“啧……这么有毅力?……嗯?”

小心完全站起来,突然,一股巨痛从大脑传来,仿佛要将头部撕裂。

小心捂着头,差点站不住。

“啊啊啊啊啊!”

无数的绿色激光四处乱串,到处尘土飞扬,将小心的身影淹没。

变形怪躲避着这些绿色激光——保护障抵挡不住这些激光。

过了一会儿,绿色激光不再出现了。到处都是尘土。变形怪眯了眯,警惕地向小心原有的地方走去。

突然一道紫色的刀刃乱破空气与尘土,直击变形怪。变形怪一惊,跳起躲开。紫色的刀刃打到地上,将地面裂开一条缝。

烟雾中走出了一个人,变形怪震惊的呆住了。

黑色的头盔,暗红色的眼睛无神,上身上大部分被斗蓬遮住,手上的双刀变成了一把紫色的刀。

变形怪记得,这是他意图控制小心时的形象。可是早就被开心超人恢复了啊……

可这又是……

还没等他回过神,「小心」已经瞬移到他的身下,一下将他踢飞。

“不可……伤害……心……”

「小心」低头喃喃了一句,之后瞬移到空中的变形怪的身后,将他打到地面上的瞬间又一回转踢将他踢飞。被打飞的变形怪口袋中的摇控便掉在了地上。

「小心」用手中的刀插 在摇控上毁了它后便昏了过去,样子变回了原来的小心。

“砰!”

石门被打碎,开心挥了挥手。

一出山洞,他们便看到了满是烧焦的大树上还有火,地上有一个惊人的大坑和坑坑洼洼的地面,空气中还弥漫着尘土的味道。
以及……

“小心!!”

【伽小】kalo and careful 5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博士说要静养两个月。

两个月,小心的生活也还是照样过的。只不过除去打怪兽罢了。

但也可能是因为没打怪兽的原因吧,他也没有意识中断的症状了。

超星学院,一如即往的上课。

“今天讲的是心理学中的人格分裂……”

老师的话被爆炸的声音打断,四超人立马起身出去,除了小心。

“小心超人,你怎么不去打怪兽啊?”

小小怪疑惑的问,小心顿了顿,“后备……”

先不要暴露自己不能使用超能力为好……小心想着,回道:“后备人员。”

“哦……”

小小怪也不深究,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

小心低头扭着魔方,时不时撇向窗外。

不知道他们好了没……

十分钟过后。小心突然觉得不对劲,手一抖,魔方掉在了地上。

不……不对……

他们……应该早就回来了……

小心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也没有去捡掉在地上的魔方。

不对……

“不好了!”

电视机校长闯进教室里,叫道:“超人们失踪了!”

“什么!”

电视机校长一说完,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刚刚从他身边跑过。

“糟了……!小心超人他不能……!”

电视机校长顿时反应过来,追了过去。宅博士告诉过他小心的情况。

在转角处的大大怪正好听到这句话,往那边看去。

——————

大家……

小心飞速的跑着,虽然不能使用超能力,但他的速度还是一样的。

左眼的通迅器正报告着新闻:

“刚才正在广场战斗的超人们和怪兽都一并消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广场……

就像粗心在关键时刻会细心起身来,小心在关键时刻,方向感特别好。

广场上的人们奇怪的看着一处,桃子在那报道着新闻,脸上是同样的疑惑。

就是那儿!

小心走过去,摸了摸地面。

桃子自然也注意到了小心,连忙过去报道:“小心超人,你怎么没有和其它超人一起打怪兽?”

“……”

“对于这次的超人与怪兽集体失踪事件,你是怎么看的?”

“……”

“小……”

“请安静。”

小心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之后惊讶的捂住嘴。桃子闻言,也觉得自己有点失礼,便不说话了。

小心脸上微微的惊异,他刚才并没有想说话,可……

不过安静下来,也的确比较好思考。

“可以给我看看你们拍摄超人打斗时的录像吗?”小心转头问。

“啊……当然可以。”

桃子笑了笑,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招招手说了些什么。

工作人员递给他一个摄像机,小心打开录像观看。

录像中,超人们与怪兽突然消失,之后凭空出现了一片树叶。

小心张了张嘴,眯了眯眼。

“谢谢。”小心将摄像机给回工作人员,在地上找寻着。

“……!”

小心看见了那片树叶。

他记得百事通老师说过,空间传送都会留下一些要传送到的地方的东西。

“东边树林……”

小心的身形一晃,不见了。

————

“可恶……放开我们!”

开心打着铁笼,咬牙怒视着外面的怪兽——变形怪。(大电影开心宝贝中的)

“哈哈哈,都说这是屏蔽超能力的铁笼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打掉,”变形怪笑道,“况且好不容易让你们掉入这个空间陷阱,怎么可能会放你们呢?……嗯?”

变形怪顿了顿,“1,2,3,4……”他皱眉,“怎么少了一个?”

超人们一顿,咬牙不说话。

“嘛……算了算了,少一个就少一个。”变形怪笑道,“这个铁笼是特殊制造的,只有我身上有遥控。一个超人,怎么抢得到?”

笑着走出山洞,石头门关上了。

变形怪一到外面便愣了愣,随后得意一笑:“看啊,这不是小心超人吗?”变形怪上前,“你是来凑数的吗?”

“……放了他们。”

“哦?”变形怪大笑,“好啊,看你能不能抢到遥控了。”晃了晃手上的遥控,挑剔的笑。

拿出身上的双刀,小心眯起眼警惕的看着他。

默默对博士他们抱歉,小心瞬身冲上前。

————

下章黑小上线几分钟。

【伽小】kalo and careful 4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宅博士是懵的。

他正在外面买菜呢,开心一下子就飞到他面前直接把他给拉走了。

“开心超人!——你干什么?”

正在空中飞的开心背着的博士问,风乱的脸生疼——开心的速度很快。

“没时间解释了!博士,我要加速了!”

“诶诶诶!等……”

没等宅博士说完,开心停了一下,之后又加速冲去。

几乎是一瞬间到了宅家。

“我把博士带来了!”

宅博士有点恶心想去吐一下,但一看到沙发上的小心,还有正在用热水毛巾擦拭小心脸的甜心和在旁边同样一脸担忧的花心粗心。顿时恶心的感觉没有了。

他严肃的问:“怎么回事?”

甜心摇摇头——她几乎要哭出来了。“博士……小心他……”

开心握紧拳头,一向乐观布满笑容的脸上第一次显露出阴霾。

宅博士上前看了看,皱眉道:“把小心带去机械室,我去准备!”

“嗯!”

——————

好冷……

小心在一片黑暗的世界走着。

这里是哪里……

小心四处张望着,酒红色的眼睛看着周围。

依旧是一片黑暗,不管怎么走都似乎在原地打转。

而且很安静。

小心漫无目的地走着,可四周的场景也都还一样。小心感到十分的空虚。

“呃……唔……”

不知哪传来的声音,小心一个激灵,四处望了望,向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越来越清晰,不知道是谁的呻 吟。似乎很痛苦。

终于,小心看到了一团黑雾,里面似乎有人。

他想靠近黑雾,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将他隔在黑雾外。

“呃……放……出去……”

小心这下听清楚了,而且身上冒出了冷汗。

这是他的声音。

“你是谁?”

小心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咽了口唾沫,问道。

“……”里面的人突然变得安静,小心也就看着他。

过了很久,小心以为他不会回答了,转身想离开时,里面的人说话了。

“careful……”

小心惊异的转头,想说什么。突然一道白光将他扯回现实中去。

“小心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小心,口不口渴?要不要喝水?”

“小心,怎么不说话?是有哪不舒服吗?”

“小心……”

身边的人左一句右一句,小心想起身,却被花心按了回去。

“别乱动啊。”

小心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插满了许多的线,望向在电脑前忙碌的宅博士,问道:

“博士,我……”

“小心,你体内能量很乱。这几天都要呆在家中静养才行。”

宅博士起身将椅子一推,到小心旁边,“这几天,你不能打怪兽,也不能使用超能力。”

“……”

小心望着宅博士,点了点头。

宅博士望向其它四超人,“小心不能出门……开心,你来照顾一下小心。”

甜心的话……她的菜不说也罢,花心买菜都要准备很久,粗心……肯定会忘……

四个人里面,开心还算靠谱的。

“嗯。”

开心点点头。答应下来。

————

晚上9:00,大家都睡了。除了小心。

小心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一直想着“那个人”说的。

“careful……小心……”

“那个人”是在叫他,还是说……

——————
「你是谁?」

「careful……」

——————

小心瞬间起身,不断颤抖着,手紧紧抓着胸口处的衣服,背上布满冷汗。

“careful……”

你叫careful……?

【伽小】kalo and careful 3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小心超人!小心超人你怎么了!”

小心很庆幸今天的怪兽是发烧怪,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惨状。

当然他也无瑕顾忌这些,他的脑袋痛得仿佛撕扯一般。他把头抵在地面上,双手捂着头,整个身体跪在地上,虎牙死死地咬住下唇,几乎渗出了血珠。

发烧怪在一旁手忙脚乱,都不知如何使唤,远远看见了开心超人他们飞来,她高兴地叫道:

“小心超人……你们快点看看小心超人!”

开心一顿,接着加快了速度。

发烧怪不会伤害小心,他们都很清楚。所以没有打飞她。

比起这个,他们更担心小心。

“小心他怎么了!”

二姐甜心心疼地将幺弟放在保护罩上面,拨开小心额前的黑发测温。

“没有发烧……”甜心皱眉,“但也没有伤口……嗯……”甜心转头,说道:“走!我们去找博士!”

超人们一致点头,发烧怪皱着眉问:“小心超人会没事的吧?”

超人们看向她,花心先开口了:“我们是小心的哥哥姐姐,更是他的亲人。我们一定会让他没事,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其它人惊异地看着他,毕竟他这个三哥一直和幺弟“做对”。比谁的粉丝多什么的。

花心轻咳一声,迫窘的红了红脸,:“总之,小心会没事的啦。”

“别说废话了!快走啊!”

超人们瞬间消失在视野中。

发烧怪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笑了笑。

算了,大不了任务失败,少吃一顿饭。

这么想着,发烧怪转身走了。

——————

“呃……唔……”

小心口中发出破碎的呻 呤,但不是捂住头,而是死死的握住胸前的衣服,卷缩着身体。看着使其它超人们十分的心疼。

“小心……在等一下!很快就到了!”

开心说道,对着甜心说道:“甜心,我来背小心先回去找博士,我飞得快,也背得起小心。”

甜心点点头,将保护罩里的小心放在开心背上。粉色的保护罩一消失,开心就瞬间没影了。

其它超人相互点点头,也加快了速度。

————

“博士!博士!——”

开心背着小心,慌忙得在宅家中叫着。

安静的宅家告诉了开心:博士不在。

“怎么办……”开心顿时慌了,看了看背上的小心。

小心仍是痛苦的样子。开心咬牙,将小心放在沙发上,拿了张被子盖在他身上。

正好,其它超人也来了。他们一进家门,一个红色的身影从他们旁边擦过,伴随着一句话。

“我去找博士!你们照顾好小心!”

甜心上前扶着小心的头,发现小心身上都是冷汗,转头对后面的两位超人说道:“花心!你帮我去拿毛巾和一盆热水。粗心,你去拿一杯温开水和棉被。”

“嗯。”花心和粗心点点头,立马就去做了。

花心和粗心在关键时刻,都是靠谱的。

甜心想着,也不停照顾着小心。

这时,门开了。

“我把博士找来了!”

【伽小】kalo and careful 2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也就像开心说的,他们开始轮流来守护星星球。

第一天当然是大哥开心啦。

“我走啦!”

开心说着,一下子飞出了窗外。

“开心的话……总感觉有点儿不放心。”花心敷着面膜,皱着眉说道。

“为什么?开心他很好啊。”甜心不解地问。“他会奋不顾身的去帮助别人,也没问题吧?”

“就怕他好心帮倒忙……”

花心喃喃道。突然,电视传来了熟悉清脆的女音。

“特别新闻报道!开心超人打飞了一辆轿车,引发了交通事故!”(参考大电影开心宝贝)

桃子在报道着这一惊人的新闻,她身后是一堆车撞在一起引发了火灾。

电视机上的开心委屈的对手指:“我……我只是想保护刚才差点被车撞到的阿婆……”

………………

全场寂静。

“我就说嘛……”花心着下巴都快掉地上的甜心,无奈地摇头。

开心,over

第二天,二姐甜心。

“甜心的话,决对没问题的啦!”开心笑道,“甜心她是医生,可以治疗受伤的人。”

“是啊,像个白衣天使。”花心坐在一个机器上,机器正在帮他洗头发。

“只是……”花心顿了顿,又说道:“在她没有煮饭的前提下。”

电视机又传出了清脆的女音:

“特别新闻报道!星星球街道上的乞丐全部昏倒!拒医生诊断,全部都是食物中毒的症状!”

桃子后面正有一个熟悉的粉色正在不停的治疗昏倒的乞丐,旁边还有一盘黑糊糊的不明物体。

“呃……”

开心看着那东西,不由得冒出冷汗。

花心摇了摇头,继续照镜子。

甜心,over

第三天,三哥花心。

“哦?到本主角了?”花心一个转身进了房间,“等本主角一会儿!我先准备一下!”

…………

三个小时后……

“花心,你还要多久啊?”甜心敲了一下门,慛促着。

“等会儿!还有防晒霜没涂!”

五个小时后……

“花!心!超!人!”甜心一脚端开门,“你到底要多久!”

“主角出场,当然要百分百完美。”花心敷着面膜,躺在床上。

“你分明在睡觉偷懒!”

“谁说的!”花心一下子起身反驳,之后又躺了回去,“我在睡美容觉。”

………………

别说了别看了……花心,over。

第四天,四弟粗心。

“粗心!市中心有怪兽捣乱!你快去!”

“好的博士!”粗心放下擦拭武器的毛巾,跑了出去。

………………

粗心大概又忘了他出去干嘛的了。

一直坐在屋顶上的小心叹了口气,瞬移消失了。

正好,粗心也回来了。

“咦……我到底是出去干什么的……”

————

小心看着眼前的怪兽,本来想直接瞬移之后小心激光打飞的。

但在瞬移的时候,他的眼前一阵恍惚,使他直接被怪兽打到远处。

小心擦擦脸上的尘土,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自己……

不再多想,速战速决吧。

——————

电视中又传出了桃子的新闻报道。

“危机己经解除!小心超人打败了怪兽!”

超人们看着粗心,集体叹了口气。

粗心:???

第五天,老幺小心。

“小心的话,决对不用担心的啦!”

“嗯,说的对,小心从没让我们操 心过。”

“本主角赞同。”

“我……我……我要说什么……”

超人们都安心的喝了口茶。

“特别新闻报道!小心超人被打倒!十分危险!”

“噗——”

茶水顿时全喷出来,超人们一下全部围在电视机前,飞机拍摄出小心捂着头,跪在地上。而对面的怪兽一脸茫然。

“走!我们去救小心!”

顿时,宅家又破了四个洞。

【宅博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