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九晓

佐鸣党~但经常写月读佐鸣
很喜欢博丽灵梦~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1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ε-(´∀`; )因为我居然被发刀了……[此人第一次被发刀]

花吐症:http://menghongcha.lofter.com/post/1ead2e92_f81f8dc

【点不了去评论】
—————
    你离去的那一天,世界失色
                       
               ——宇智波恰啦助
  
  恰啦助在墓地里待了很久,直到有族人来唤他回去,他才不得不回去,走前有点不舍的回了回头,便离开了。
  
    面麻死后,恰啦助变了。
  
    他不再调戏女孩,不再买玫瑰,不再穿花哨的衣服,不再不求上进。反而努力修行,阅读书籍。
  
    而且因为面麻的死去,突然的变故使他的眼睛变成了万花筒。血红的眼渗透出悲伤,看着十分心疼又心酸。
  
     性格也有点大变,没有调戏女孩了。对人也没有那么轻浮。大家逐渐忘了「恰啦助」这个称号,唤他为「佐助」。
  
     但除了比较亲密的伙伴,还有权高的火影和亲人。他不允许任何人唤他「佐助」。
  
    他从曾经的倒数,直升到第一。
  
    惊人的进步让人惊奇,却又让人怜悯。
  
    因为以前的「第一名」己经不在了。
  
    ……
  
    「休息一下吧,恰……佐助君。」
  
    樱看着从她来开始就没从工文里抬起头的佐助说道,佐助握着笔的手顿了顿,又开始写了起来。
  
    樱看着恰啦助,无奈的摇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变得很低落,垂下眼,放在胸口上的手握紧,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般闭眼,说道。
  
   「我相信面麻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的。」
  
  「……」
  
    恰啦助停下笔,抬眼看了看樱,视线转落在桌上的相片,抬起白皙的指尖触碰着相片上黑发少年的脸颊,眼神是无法想象的温柔。
  
    樱看了他一会儿,摇摇头离开了房间。
  
    恰啦助没有理会她。他全部的关注都在这相片上。
  
    「面麻……我好想你……」
  
    恰啦助垂下眼,无法掩饰的落寞。
  
    ……
  
    「佐助,这真的是一个很危险的任务。」纲手娇美的容貌写满严肃。纤细的手推了推桌上的文件。
  
    恰啦助拿起来看了看,脸色变了变。
  
    「我接。」
  
    「为什么?」
  
    “越有挑战性的我越要接,相信……”恰啦助顿了顿,语气温柔起来,“我相信他也会这么说的。”
  
    纲手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只好默许。
  
   这个孩子……越来越像他了。
  
    ……
  
    「就是这里了。」
  
    恰啦助摸了摸地面,将卷轴打开。结了几个印,一把飞雷神苦无便出来了。
  
    这是波风水门教给他的封印术。他将苦无插入地面。手上凝聚着查克拉。
  
    变故却突然发生了。
  
    苦无突然被弹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一个标准的弧度,扎入树干上。
  
    恰啦助一惊,想跳离那里时,地面突然震动。恰啦助站不稳,脚下却裂开一条宽宽的裂缝。
  
    他跌了进去,最后没了意识。
  
    ……
  
    “诶,醒醒。”
  
    好像有人在推我……
  
    “喂,醒醒啊?佐助,佐助?”
  
    是他的声音……
  
    自己死了吗?真好……可以看见他了。
  
    “你还没死呢!起来!”
  
    「唔……」
  
    恰啦助慢慢睁开眼,看见了一张很熟悉的脸,和一抹灿烂的金发。
  
    金发?
  
    不该是黑发吗……
  
    不对……
  
    “你终于醒了?”鸣人用手在他眼前恍了恍。
  
    恰啦助起身,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视线。模糊的周围变得清晰,看见旁边的少年,他的瞳孔顿时收缩,写满了不可置信。
  
    「面麻……」
  
    这是梦吗?
  
    “嗯?我不叫面麻。我叫鸣人。”
  
    「啊……」恰啦助惊了惊,看见面前人与他一模一样的脸,却有不一样的金发。
  
    不是他……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鸣人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变得一样不可置信。
  
    “面麻……波风面麻!那那那那那……你你你你你……”
  
    「你怎么知道面麻的名字!说!你是谁?!」恰啦助拉起鸣人的领子,逼问道。
  
  对面麻不利的人的话,我决对不会放过你!想到这儿,佐助手劲越来越大。
  
    “佐……佐助,你先放开。”鸣人有点难受,“你先放开,我告诉你。”
  
    恰啦助半信半疑地放开了他。鸣人喘了几口气。
  
    看了他一会儿,鸣人自顾自地说:“果然看着这张脸心情复杂。”毕竟……
  
    恰啦助:「……」
  
    鸣人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那次奇妙的“旅行。”而恰啦助在一旁听,脸上表情变来变去。之后鸣人又告诉他这里的情况,“佐助判逃”啊,还有“他一定会带佐助回来”之类的。
  
    「原来那天的那个人是你……」
  
    “是呢……哈哈……”
  
    「……」
  
   “佐助?”
  
   「没事……没事……」
  
    虽然不是你,但是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你,我都会好好守护,守着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因为我爱你。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