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九晓

佐鸣党~但经常写月读佐鸣
很喜欢博丽灵梦~

【月读佐鸣】剩下三天

  ·花吐症梗,ooc有【一直都有】
  
  ·早就很想写这个梗了呢,嘛……
  
  ·是【月读佐鸣】哦
  
  ·有私设,花吐症只剩下的一个月后,如果心仪的人也没有发现,那么剩下的3天,即使发现了,接吻了,也无力回天。
  
    今天依旧是普通的一天。
  
    父亲仍然对他亲切的问候着早安,脾气有点暴燥却依旧温柔的母亲做着一桌美味的早点。笑着催促着来吃早饭。
  
     他也依旧淡漠的回答几句,之后便不发一语坐在座位上吃着美味的早点。
  
     父母习惯了他这淡漠的性格,也没有多在意。
  
     他挥手向父母告别,等到他终于确认父母走后,终于支撑不住。一手握着拳靠在墙上,头靠着手。剧烈的咳嗽。
  
    看着手中的花瓣,他自嘲地笑了。
  
    面麻己经迷茫了。
  
    看着手中粘血的,干枯的花瓣。他无神的看了很久。
  
     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月,他明白,生死关头便在这剩下的,短短的一个月。可是他却不奢望,或者说,他一开始便做好了死的准备。
  
     没错,面麻一点也不奢望得到宇智波佐助的爱。
  
     面麻去洗手间将手中的花瓣冲掉,抬头便从洗手间中的镜子看见了自己惨白的脸色。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一下就触到了一阵冰凉,他垂眼沉默了许久,勾唇笑了。
  
     若是知道宇智波佐助是怎么样的人,那么就会明白,面麻为什么毫不瞩望得等死。
  
     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二少爷,还是一个花花公子。
  
     每天都勾搭女孩子,没过几天又换几个女孩。
  
      所以被称为「恰啦助」。还叫他佐助的除了他的父母哥哥,也只有面麻了。
  
    他还是面麻的青梅竹马。
  
    是啊……面麻看着前面正抱着一个女孩,手中拿着一朵玫瑰说着柔情的话的宇智波佐助。
  
    青梅……竹马……
  
    感觉到喉间的不适,一股花香盈漫在口中。面麻连忙捂住嘴,急促地离开了。
  
    恰啦助正好转头,看见了一闪而过的黑发,有点恍神。他想追上去,却被怀中女孩不满的抱怨而停步。
  
    他不知道,未来的他会对这时的事后悔很久。
  
    ……
  
    「咳……咳咳咳咳!」咳嗽声越来越剧烈,手上的洁白花瓣大部分被血所浸染。面麻卧在暗巷中,慢慢缓气。
  
    想起恰啦助,他不过是落莫的闭上了眼,之后又恢复成一片冰冷。
  
    面麻为人冷淡,所以大家就算感受到这异于常人的体温,也不在意。而且他仅认识的医疗忍者的纲手,静音和樱外出了,雏田也随纲手学习。父母又长期任务。
  
    没有人提醒,大家认为这是面麻本人就如此冰冷。
  
    但这次,他真的很冷。
  
    ……
  
    发现了面麻的异常是樱。
  
    身为医疗忍者,她有着十足的信心去治好每一个病人。
  
    但这次她真得束手无策。
  
    「面麻……求你醒醒……醒醒好不好……」她近乎哀求般得叫唤着昏迷不醒的面麻,一边为他输入着查克拉。
  
    「唔……」樱听见一声极低的轻吟。
  
    樱欣喜得看去,面麻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
  
    「樱?」沙哑到极致的声音,一开口,喉中便传出撕裂般的疼痛,他马上闭嘴。好一会儿,喉中的不适稍稍好些了后,面麻张开那干裂的薄唇,开口询问。
  
    「樱,你……」
  
    「修行完了。」
  
    「我……」
  
    「回来的时候经过你家,看见你倒在门口。」
  
    「……」
  
    「……」
  
    两人都沉默了。
  
    「面麻,」樱先开口了,「我在你倒下的地板上,看见了这个。」透明的胶袋中有一些洁白的花瓣,却又染上了血液的色彩。
  
    「樱……我……」面麻难得支支语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樱却打断了他。
  
    「多久了。」
  
    「……」
  
    「回答我!面麻!」
  
    面麻闭上眼,回答道:“还剩4天了……”
  
    樱一惊!今天一过,面麻的生命便会彻底的消失掉,再无可能恢复,可现在……
  
    现在已经晚上11:40分了!
  
    「面麻!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面麻不回答。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上半张脸都留下了一层阴影。
  
    樱急了,看了看剩下短暂的时间。又看了看面麻。
  
    看样子他是不会说了。
  
    樱抿了抿唇,直接往外跑去。
  
    她要找到那个人……
  
    她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其实樱心中己经有了一个答案,却不愿去承认。
  
    ……
  
    面麻看了看急忙跑出去而没有关门的樱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他捂住唇剧烈的咳嗽,抓住发疼的心脏。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
  
    樱……对不起……
  
    11:45分
  
    还有一直都很爱我的父母……
  
    11:47分
  
    还有……
  
    11:50分
  
    佐助……
  
    ……
  
    樱询问了许多与面麻认识的人,结果还是踏入了这里。
  
    宇智波大宅。
  
    她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恰啦助!恰啦助我有事找你!」
  
    门打开了,穿着宇休闲服的恰啦助有点迷糊,但还是回道。
  
    「樱,有什么事吗?」
  
    樱看着他半响,最后问道,
  
    「恰啦助,难道你没有发现面麻不对劲吗?」
  
    「……」
  
    恰啦助发现了。
  
    只是,他感觉到面麻对他的疏离,对上那漂亮的蓝眸,他也不知如何开口询问。只好打着哈哈敷衍过去。
  
    看着他沉默,樱忍住想打他的冲动,问,
  
    「你喜欢他吗?」
  
    「什……哈?」
  
    「我说,」樱对着他的眸子,说道:「你喜欢面麻吗?」
  
    恰啦助瞪眼惊讶了好久,最后意外的沉默,闭眼「嗯」了一声。
  
    「不要告诉面麻,好吗?」
  
    樱摇摇头,「不能。」
  
    「为什么?」
  
    「因为……」樱有一点哽咽,身体在颤抖,最后大声地对佐助吼道:「因为他快要死了!」
  
    「什么?」恰啦助抓住樱的肩膀,着急的摇晃着,「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樱举起那透明的胶带中沾血的花瓣,佐助的神色瞬间变得苍白。
  
    「那个人是谁?快……快带去救面麻!」
  
    「那个人就是你!宇智波佐助!」
  
    恰啦助马上变得不可置信,「我……?」
  
    「没时间了,快……面麻他……」
  
    恰啦助如梦初醒般,急忙的跑去。
  
    ……
  
    11:53分。
  
    拜托……快点……再快一点赶到!
  
    11:55分。
  
    时间慢点,慢点!
  
    11:57分。
  
    ……
  
    11:59了……面麻看着自己苍白的手,无力垂下。
  
    他不后悔,一点都不。
  
    他靠着墙滑下,扯出一丝笑。
  
    突然,他刚关上的门被打开,下一秒,唇上便有一片柔软的触感。
  
    面麻惊讶的看着面前人带着心疼的黑眸。
  
    恰啦助舔了舔面麻干裂的唇瓣,之后又封住了他的唇瓣,越来越狠。
  
    「哈……」
  
    分离时拉出一条银丝,面麻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有点不解。
  
    「对不起,对不起……面麻……面麻……」恰啦助在耳边喃喃的重复着。
  
    什么时候面麻如此虚弱了,他居然没有发现……
  
    「佐……助?」
  
    他刚一开口,便剧烈的咳嗽。唇边的花瓣己经完全沾上了血迹。
  
    恰啦助看着这些花瓣,心处处寒冷。
  
    他没赶上……
  
    在那一秒之差。
  
    0:00分……
  
    ……
  
    「不要离开我……求求你……面麻……」恰啦助紧紧的抱着他,哀求道。
  
    面麻看着他,似是无奈的笑了。
  
    「对不起……佐助……」
  
    我无法达成你的要求……
  
    「剩下三天呢……这三天好好陪陪我吧……」
  
    ……
  
    「剩下三天呢,好好陪陪我吧。」
  
    恰啦助一惊,怀顾了一下四周。
  
    「幻听吗……」
  
    恰啦助蹲下,放上一株白菊。吻了吻冰冷的墓碑,他笑了。
  
    「面麻,我来看你了。」
  
  
  如果我知道你爱我,我们或许有可能吧……
  
                              ——波风面麻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