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掉入凹凸坑出不来

cp:安雷【重点!】

双金,嘉金

【伽小】Careful的花 上

·黑组伽小

·花吐症的梗啦,三个月限期

·花瓣不会传染

其实是另一个文的番外「Kalo and Careful」

说起花吐症……我好像想起了什么……【装傻】

————

Careful最近在养花。

这说给别人,都不会信的。那个冷漠的Careful在养花?说出去恐怕要笑掉大牙。

可这是真的。伽罗震惊的看着Careful在往花盆中浇水,用手肘捅了捅他的黑体问道:“Careful最近怎么了?”

Kalo同样一脸震惊地看着伽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才知道他在养花。”

“你不是他的监护人吗?”

“我最近在做任务啊!”Kalo说道,随后嘀咕一声“况且这小鬼都不让我进他的房间。”

小心看了看他们俩,走到正在让花晒太阳的Careful旁边问:

“Careful,这是什么花?”

“……风信子。”Careful捏了捏花瓣,回答。之后又低语着:“阳光不好……”身形一晃便消失了。

“小鬼?”

“应该在屋顶。”小心说道,也不见了。

“小心?”

“……在屋顶,本体。”

当伽罗和Kalo到屋顶时,小心和Careful正在抚摸着花。Careful折下了一朵风信子,递给了小心。阳光打在他们身上勾勒出一条光边,晕成光圈。

“……”

“……”

两只伽莫名不爽。

他们没有注意到,即使在阳光下,Careful的脸色,惨白的不像话。

————

一个月前,Careful向宅博士要花种。

“花种?”宅博士停下手别的工作,抱歉的看着他,“对不起啊Careful,家里没有花种诶……”

“……”Careful垂下头,不发一语。但很明显的失望情绪。

“Careful……想养花?”

Careful点了点头。

宅博士为难地看着他,“要不我明天去买一包给你,好吗?”

“不……”Careful伸出一根手指头,“要一个……就可以……”

虽然过去这么久,Careful勉强学会了说话,但也依旧口齿不清。

“一颗就可以?那Careful想要什么花的花种?”宅博士耐心的问。

“风……信子……”

“风信子是吗?那我知道了。”

宅博士对他笑了笑。这时,Kalo来了,他倚在门旁边叫道:

“喂,小鬼,有任务。”

“……”

Careful不语,乖乖的走去,回头看了宅博士一眼示意他要记得,便跟着Kalo出去了。

次日,宅博士确实给了他一颗风信子种子,他也非常细心的照料着。

也不是他突然心血来潮了,也的确有点特殊原因。

————

Careful最近的注意力一直在风信子上,有时连饭都忘了吃,在花盆旁边睡着了。

小心对此十分的无奈,找了一叠小被子盖在Careful身上,防止受凉。

Careful的睫毛动了动,之后化为平静。

————

家中的花瓣多了起来。

“真是……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花瓣……”甜心一手拿着扫把,一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旁边是比人还高的花瓣。

“噗哈!”花瓣堆突然全部散开了,地上的花瓣淹过人的脚,开心叫道:“闷死我了!”

“哇啊!”甜心吓了一跳,下意识闭上了眼。睁开眼发现她辛辛苦苦努力了一上午的结果白废了。

“开心超人!你给我站住!”

“哇!甜心对不起!”

Careful抱着花盆坐在一旁,低着头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Kalo十分疑惑的看着他,最后竟叹了口气。“小鬼,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这是Kalo真心问的。身为Careful的监护人,他一直都看不懂这个小鬼。

谁知,Careful浑身一颤,一直都淡漠的神情第一次露出了一丝惊愕,身形一晃便不见了。

“小鬼?!”Kalo一惊,他不清楚Careful是隐身还是瞬移了。出了宅家,叫唤着:“Careful!”

小心站在屋顶上,看着Kalo离去的背影,手上握着一朵风信子。

“Careful,你又能瞒多久……”

小心将风信子握紧,又将他扔入空中,任由它随风摆动。

————

“为什么突然想养花了?”

“为了掩饰一件事情。”

那天,Careful和小心在屋顶上坐着,Kalo和伽罗没有上来之前,小心是这么问的。

“可为什么是风信子?”

“……本体,你也明白。”

风信子花语是暗恋。

“……小心,我也是你,也明白你对……我也是你……你也明白。”

“你对Kalo?”

“是的,就像你对伽罗。”

————

Careful到了一棵大树下,不停的捂着嘴干咳。努力想要止住胸口的疼痛与喉咙里涌上的骚痒感。他用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掐着脖子。

过了一段时间,喉中的骚痒感和胸口的疼痛缓下来,他颤抖着将嘴边的手拿开。

手掌上是带血的风信子花瓣。

“不行……”

还有一个月……

但是,带血了就掩盖不了了。

Careful喘着气,抱紧了腿。

花吐症。

————

两个月前,Careful得了花吐症。

咳出了花瓣的那一瞬间,他是懵的。

之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他暗恋的人。

那个经常差点杀了他的监护人。

其实他本来就明白,只是觉得不可能而已。本来他想,即使他真的喜欢他,那一直看着他就行了。

现在,花吐症告诉了他两件事:

你喜欢他。

你不能一直看着他。

他对着镜子中自己苍白的脸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

Kalo最近明显感觉到Careful在躲他。

这也太明显了吧?!

看着那一抹残影,Kalo简直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Kalo,你和Careful怎么了?”

伽罗在一旁都有点怜悯了。一见面就走,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不见了——这待遇可真……

“我怎么知道!”

Kalo一肚子火,神情忍着怒气,唇紧紧的抿着。

“本体,我出去一趟。”

伽罗还没有说什么,Kalo就连人影也没了。

伽罗:我怕你这一出就又出事了……

果然,不一会儿新闻报道就出来了:

“特别新闻报道,西街的一处帮派惨遭灭门。但这一帮派经常欺压人民,可能有许多的仇人了……现场发现了许多烧伤……”

“看来是真的很生气了,连战戟都用上了。”

伽罗对着电视摇头。

“伽罗,”小心端来了一块蛋糕,这是粉丝寄来的,“你要吃吗?”

“嗯?喔,好。谢谢小心。”

伽罗接过蛋糕,对小心笑了。

————

发了一通气,心情总算好了很多。

呼出一口气,回头走开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黑色的身影。那个身影见他回头,转身就跑。

“喂!小鬼!”

两人折腾了一天,你追我躲的。恐怕能源已经耗尽,不能使用瞬移了。

这样的好机会,Kalo怎么会放过!

Careful不停歇的跑,想摆脱身后紧紧追着他的蓝紫色的身影。

突然,Careful喉咙又痛了起来,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他卧在地上,忍受着干咳连带着胸口的疼痛。

“小鬼?!”

Kalo少见的着急起来,扶着Careful的肩膀让他坐起来。见他一手捂着嘴,一手抓紧身前的衣服。十分痛苦。

Kalo愣住了,他抓紧了Careful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Careful !”

Careful一震,最后猛烈地吐出了一堆微微沾血的风信子花瓣。

Kalo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断的咳出花瓣,几乎咳出了泪。

Careful双手捂着脸,脸上不知道是咳出来的泪还是真正的泪。

Kalo将他抱入怀中,眼神晦暗不清。

花吐症。

————

有点ooc……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