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九晓

这里是初阳!也可以叫我殇!
凹凸坑里出不来

all雷偏安雷,雷右过激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6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
   给我一个选择。
             
               ——宇智波恰啦助
  
  兜兜转转,还是没出去。
  
  这个森林也是奇了怪了,昨天大白天都还感觉阴森森的,今天立马阳光明媚。
  
  从早晨开始,直到中午。
  
  “……”
  
  鸣人感觉肚子很饿,虽然出发前己经吃了饭团了,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他故意比平时吃得很少很少。但他又不想让佐助饿,所以没有说“要节省粮食”什么的。
  
  「鸣人,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呢。恰啦助将手放在鸣人的肩膀上,担心地望着他。
  
  “没有,没事。”鸣人摇摇头,拍开肩膀上的手。“我没事,佐助。”
  
  虽然他的头都晕了,太阳又那么热。特别难受。吞了一口口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快点儿找到出去的路吧。”
  
  「嗯。可这座森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我不知道」他说不上来,可就是没由来的感到很奇怪。
  
  “是吗……”
  
  一片寂静的沉默。
  
  鸣人吞了一口口水,试图将胃里的空虚缓冲一下,但是只是徒劳。
  
  他真的是没什么力气的感觉了,头很晕,眼睛也有点儿发疼。
  
  能坚持这么久都是因为九尾吧。
  
  【九尾:不,其实我只会恢复伤口。】
  
  「鸣人,这里!」
  
  突然的呼唤让鸣人清醒了过来,摇摇头,想甩掉这种晕眩。他跑去,问道:“怎么了?”
  
  「这里有个石碑。」恰啦助正在用写轮眼仔细的细看着这样不知是什么的文字。并没有注意到鸣人的不对劲。
  
  “上面写了什么?”看到那双血红的写轮眼,鸣人问道。
  
  恰啦助皱了皱眉,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口。
  
  「不,没有。」
  
  “哦。”见佐助不愿意告诉他,他倒是不恼。应了一声。
  
  “嗯?”鸣人四处走了走,问道:“佐助,这附近是不是有河?”
  
  「什么?」恰啦助转头看向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这边的泥土比较湿,枯叶也比较少。可能……”可能会有河吧。
  
  「……」恰啦助上前,蹲下来四处看了看。用手摸了摸地面。最后站起身,回答道「没错,比较泥土的松软度,的确这边比效软。看来这附近的确有河,不过那又怎么了?」
  
  “我想,沿着河走,是不是可能会找到出口?”
  
  「你是指……」
  
  他们来到森林的路上,泥土是很软的,昨晚住的地方或许来的时候那附近有河,也可能是这一条。
  
  “不知道可不可以,反正沿着河走试试吧。”
  
  「嗯……」
  
  【纯属虚构,现实生活中实现不了的】
  
  ……
  
  “分岔路?”鸣人停下脚,皱着眉头。
  
  「这里同样有一个石碑。」恰啦助上前看了看。
  
  “嗯?”这次鸣人看懂了石碑上的字了。“或成群结伴,或孤独终老。”这是什么意思?
  
  「……」盯着石碑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眼前的分岔。
  
  两路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恰啦助眯了眯眼。
  
  难道……摸摸石碑,扶过上面的文字。
  
  难道……转头看着身旁正在纠结的鸣人。
  
  难道……是这样吗?
  
  这下该怎么办……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