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九晓

佐鸣党~但经常写月读佐鸣
很喜欢博丽灵梦~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5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
 
    我……我居然……
         怀疑我和佐助珍贵的友情!::>_<::
           
                                       ——漩涡鸣人
  「佐助……」
  
  恰啦助震在原地,一动都也不敢动。
  
  他一脸的不可置信。
  
  明明……明明是自己最想见到的人,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明明……是自己最爱的人。
  
  「面……麻?」
  
  面麻见他这个反应,倒也不恼。轻笑一声,「喂,不认识我了?明明……」我是你的青梅竹马来着……
  
  面麻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可是……
  
  恰啦助僵了一下。面麻笑了,回抱住他。
  
  「对不起啊,我有点冷……」
  
  恰啦助收紧手臂,将面麻紧紧抱在怀里。
  
  「没关系……我帮你。」
  
  面麻叹了口气,拍着恰啦助的背。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想得呼吸时,心都会痛。
  
  「……」
  
  面麻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下又一下,拍着恰啦助的背。
  
  「你在那儿……好吗?」有点哽咽的音响起,面麻愣了一下,随后笑道:
  
  「我啊……一直在……」
  
  后面的声音渐渐淡下,恰啦助并没有听到。但他觉得,这句话非常的重要。
  
  「面麻?你说什么?」
  
  面麻没有回答他,抬起头,对他一笑。
  
  周围渐渐的模糊起来,恰啦助的视线也模糊起来。
  
  「面麻?面麻!面麻!」
  
  “佐助……佐助!”
  
  恰啦助猛得睁开眼,便是鸣人与面麻无异的那张脸显着担忧。头发还有点乱,应该是刚起来没多久,或是还没梳理头发。
  
  “佐助,你没事吧?”鸣人问道。
  
  恰啦助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对鸣人投出一笑,「没事的,没事。」
  
  “……”鸣人看了他半响,随后莞尔,“没事就好,己经快中午了。”
  
  「快中午了?」
  
  “嗯,我刚刚去外面看了一下。这里只有那一棵大树就没有了,旁边都是一些灌木丛。很空旷,这里的太阳也很大。”
  
  「……」恰啦助起身,想往外面看看。
  
  “佐助,我们先吃东西先。”鸣人从包中拿出用翠绿的竹叶抱着的饭团。“吃吧。”鸣人伸手递过一个饭团,说道。
  
  恰啦助接过饭团,张口咬了下来。
  
  木鱼饭团……吗……
  
  在口中慢慢放慢了咀嚼的速度,看着手中的木鱼饭团。
  
  “怎么,不好吃吗?”
  
  「不,没。」恰啦助摆摆手,「在想事情。」
  
  “哦……是吗。”
  
  鸣人没有探究。
  
  叫醒恰啦助的时候,他自然是听到了恰啦助的呢喃。
  
  佐助和面麻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怎么感觉他们的关系……不像是伙伴,像是……
  
  恋……人?
  
  鸣人的脸突然红了,就怕没在头上冒烟!
  
  不不不,他在想什么!
  
  他和佐助,和佐助……
  
  他怎么能怀疑「佐助」……怎么能怀疑他和佐助的关系呢!
  
  鸣人自然而然的把问题搁在一边,自顾自的想。
  
  恰啦助奇怪的看着他。鸣人怎么了?
  
  鸣人一下摇摇头,又红了脸。像一个少女在那里无措的羞涩着。
  
  恰啦助看着他,宠溺地勾起了勾唇。鸣人的脸更红了,把头撇在一边。
  
  恰啦助:???
  
  鸣人:没可能没可能的……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