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偶尔会画画,经常写文。
最喜欢的cp是佐鸣【包括月读佐鸣】
还有宁鹿,带卡,止鼬,修因
[不知道为什么萌佐鸣却又萌修因]
阴阳师手游里的鬼使白黑,博晴,酒茨,灯刀,狗崽……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2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花吐症:http://menghongcha.lofter.com/post/1ead2e92_f81f8dc

——————

  “佐助,”鸣人用食指挠挠有着三道胡须的脸颊,问道:“你之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住所啊!你现在不是回不去吗?”

  “我住你家?”

  “诶?这是可以的啦,但是纲手婆婆……”鸣人很苦恼,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紧紧的闭着眼,盘腿坐着,小嘴翘着,甚是可爱。

  佐助一脸无奈,看他半天也想不出来,笑了笑,说道:

  “小傻瓜,用变身术伪造一个身份啊。”

  “对耶!这样就可以啦!”鸣人忽略了「佐助」那句“小傻瓜”,开心的说道。

  “那么,叫什么呢?”鸣人问。

  “……”

佐助没有立即回答他。

鸣人看他低着头沉默,也没有去问,等待着他的回答。

  “……笋干,怎么样?”

  “面麻?【日语中笋干与面麻同音】那不是……”

  “是笋干,不是面麻。”

  “哈?什么?”

  “吃的那个笋干。”

  “哦,佐助你干嘛取这么奇怪的名字,吃的?”

  “你还不是,鱼板【日语中鸣人与鱼板同音】”

  “是鸣人!不是鱼板!”

  “那也不是一样。”

  “不对,是ナルト(NARUTO)……不是(NARUTO)……也不对……啊啊啊啊我怎么被自己的名字弄糊涂了!”

  “算了,鸣人就是鸣人。鱼板就是鱼板。”佐助站起来,弯腰摸了摸鸣人的头,说道:“鱼板有很多,鸣人只有一个。”

  “为什么听得这么奇怪……”

  “……”

  鸣人小天使,注意下气氛好吗?

  “算了!才不管呢!走了,嗯——”鸣人拉着佐助的手,想了想,说道。

  “笋干【面麻】”

  佐助愣了愣,最后笑开了。没有注意到鸣人眼中的担心与疑问。

  ……

  鸣人其实是正好出任务,顺便打探佐助的消息的。

  但在路上,森林的不远处发生了一阵巨响。他吓了一跳。

  街上的人没什么反应,似乎习以为常。让他觉得很诡异。所以去看了看。

  他就那样看到了佐助,来不及惊讶,看到他昏迷不醒时便很急促地去叫醒他。

  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大碍,才听见了他的碎碎念。

  “面麻……面麻……”

  鸣人听清楚后便明白了,他是另一个世界上的佐助,毕竟那个世界的事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印象。

  “别留下我一个人……”

  鸣人意识到那个世界或许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世界的他可能出了什么事。

  可是他想先叫醒佐助,之后,在佐助醒来时看到他说的一句:“面麻”,还是取名用的“笋干”,让他更加确定了这个猜测。

  他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是孤儿,要讨得别人喜欢,时刻注意是否惹别人的脸色。鸣人是非常懂别人的情绪的,所以他选择了伪装。

  或许,鸣人一直都是这样的。

  ……

  “你说那边的山?诶呀,小伙子。那啊,中邪了!”

  鸣人的任务是调查这个村边的山上不断的失踪案,他和佐助一起去问了旅馆的老板娘。结果这老板娘抓住他的手,指着那座山不停的摇头。

  “为什么啊,老板娘?”

  “你不知道!那儿啊,进去的人,再也没出来过!”老板娘叹了口气,“后来啊,那座山,便再也没有人去过了。定是中邪了!”

  老板娘又嘱咐鸣人几句,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走开了。

  “……佐助”鸣人唤着他身份的人,难得严肃的问道“你怎么看?”

“……”佐助好像是在想事情,听到鸣人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鸣人侧过头,抿了抿唇,开口道,“没什么,”他笑道:“有点晚了,去吃点东西吧。”

  “嗯。”

  “那我去外面买点东西,你要番茄🍅和木鱼饭团🍙吗?”

“当然。”

……

鸣人出去后,佐助变得严肃起来。

他从包中拿出一捆任务卷轴,打开。

“……”

他的任务,和鸣人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失踪的原因。

鸣人的任务是不知为何失踪,而他是时空间错乱。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两个任务的失踪地点,如何失踪都是一样的。

怎么会这样……

希望……不会有事。

我不想……再次失去……

即使是另一个你……

————————

写得有点乱,我想理理思绪。

Σ(っ °Д °;)っ感觉前面写得乱七八糟。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1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ε-(´∀`; )因为我居然被发刀了……[此人第一次被发刀]

花吐症:http://menghongcha.lofter.com/post/1ead2e92_f81f8dc

【点不了去评论】
——————

   佐助在墓地里待了很久,直到有族人来唤他回去,他才不得不回去,走前有点不舍的回了回头,便离开了。

  面麻死后,佐助变了。

  他不再调戏女孩,不再买玫瑰,不再穿花哨的衣服,不再不求上进。反而努力修行,阅读书籍。

  而且因为面麻的死去,突然的变故使他的眼睛变成了万花筒。血红的眼渗透出悲伤,看着十分心疼又心酸。

  他从曾经的倒数,直升到第一。

  惊人的进步让人惊奇,却又让人怜悯。

  因为以前的「第一名」己经不在了。

  ……

  “休息一下吧,佐助君。”

  樱看着从她来开始就没从工文里抬起头的佐助说道,佐助握着笔的手顿了顿,又开始写了起来。

  樱看着佐助,无奈的摇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变得很低落,垂下眼,放在胸口上的手握紧,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般闭眼,说道。

  “我相信面麻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的。”

  “……”

  佐助停下笔,抬眼看了看樱,视线转落在桌上的相片,抬起白皙的指尖触碰着相片上黑发少年的脸颊,眼神是无法想象的温柔。

  樱看了他一会儿,终究是离开了房间。

  佐助没有理会她。他全部的关注都在这相片上。

  “面麻……我好想你……”

  佐助垂下眼,无法掩饰的落寞。

  ……

  “佐助,这真的是一个很危险的任务。”纲手娇美的容貌写满严肃。纤细的手推了推桌上的文件。

  佐助拿起来看了看,脸色变了变。

  “我接。”

  “为什么?”

  “越有挑战性的我越要接,相信……”佐助顿顿了顿,语气温柔起来,“我相信他也会这么说的。”

  纲手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只好默许。

  ……

  “就是这里了。”

  佐助摸了摸地面,将卷轴打开。结了几个印,一把飞雷神苦无便出来了。

  这是波风水门教给他的封印术。他将苦无插[]入地面。手上凝聚着查克拉。

  变故却突然发生了。

  苦无突然被弹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一个标准的弧度,扎入树干上。

  佐助一惊,想跳离那里时,地面突然震动。佐助站不稳,脚下却裂开一条宽宽的裂缝。

  他跌了进去,最后没了意识。

  ……

  “诶,醒醒。”

  好像有人在推我……

  “喂,醒醒啊?佐助,佐助?”

  是他的声音……

  自己死了吗?真好……可以看见他了。

  “你还没死呢!起来!”

  “唔……”

  佐助慢慢睁开眼,看见了一张很熟悉的脸,和一抹灿烂的金发。

  金发?

  不该是黑发吗……

  不对……

  “你终于醒了?”鸣人用手在他眼前恍了恍。

  佐助起身,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视线。模糊的周围变得清晰,看见旁边的少年,他的瞳孔顿时收缩,写满了不可置信。

  “面麻……”

  这是梦吗?我好想你……

  “嗯?我不叫面麻。”

  “啊……”佐助惊了惊,看见面前人与他一模一样的脸,却有不一样的金发。

  不是他……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鸣人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变得一样不可置信。

  “面麻……波风面麻!那那那那那……你你你你你……”

  “你怎么知道面麻的名字!说!你是谁?!”佐助拉起鸣人的领子,逼问道。

  “佐……佐助,你先放开。”鸣人有点难受,“你先放开,我告诉你。”

  佐助半信半疑地放开了他。鸣人呼了几口气。

  看了他一会儿,鸣人自顾自地说:“果然看着这张脸心情复杂。”

  佐助“……”

  鸣人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那次奇妙的“旅行。”而佐助在一旁听,脸上表情变来变去。之后鸣人又告诉他这里的情况,“佐助判逃”啊,还有“他一定会带佐助回来”之类的。

  “真好啊……”这里的「面麻」还在。

  “怎么了?佐助?”

  “不……没什么……”

  我想在还没离开的时间里,守着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因为我,好想你。

【月读佐鸣】剩下三天

·花吐症梗,ooc有【一直都有】

·早就很想写这个梗了呢,嘛……

·是【月读佐鸣】哦

·有私设,花吐症只剩下的一个月后,如果心仪的人也没有发现,那么剩下的3天,即使发现了,接吻了,也无力回天。

[前面第三人称]

  今天依旧是普通的一天。

  父亲仍然对他亲切的问候着早安,脾气有点暴燥却依旧温柔的母亲做着一桌美味的早点。笑着催促着来吃早饭。

   他也依旧淡漠的回答几句,之后便不发一语坐在座位上吃着美味的早点。

   父母习惯了他这淡漠的性格,也没有多在意。

   他挥手向父母告别,等到他终于确认父母走后,终于支撑不住。一手握着拳靠在墙上,头靠着手。剧烈的咳嗽。

  看着手中的花瓣,他自嘲地笑了。

[好了,取消第三人称称角]

  面麻己经迷茫了。

  看着手中粘血的,干枯的花瓣。他无神的看了很久。

   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月,他明白,生死关头便在这剩下的,短短的一个月。可是他却不奢望,或者说,他一开始便做好了死的准备。

   没错,面麻一点也不奢望得到宇智波佐助的爱。

   面麻去洗手间将手中的花瓣冲掉,抬头便从洗手间中的镜子看见了自己惨白的脸色。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一下就触到了一阵冰凉,他垂眼沉默了许久,勾唇笑了。

   若是知道宇智波佐助是怎么样的人,那么就会明白,面麻为什么毫不瞩望得等死。

   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二少爷,还是一个花花公子。

   每天都勾搭女孩子,没过几天又换几个女孩。

  他还是面麻的青梅竹马。

  是啊……面麻看着前面正抱着一个女孩,手中拿着一朵玫瑰说着柔情的话的宇智波佐助。

  青梅……竹马……

  感觉到喉间的不适,一股花香盈漫在口中。面麻连忙捂住嘴,急促地离开了。

  佐助正好转头,看见了一闪而过的黑发,有点恍神。他想追上去,却被怀中女孩不满的抱怨而停步。

  他不知道,未来的他会对这时的事后悔很久。

  ……

  “咳……咳咳咳咳!”咳嗽声越来越剧烈,手上的洁白花瓣大部分被血所浸染。面麻卧在暗巷中,慢慢缓气。

  想起佐助,他不过是落莫的闭上了眼,之后又恢复成一片冰冷。

  面麻为人冷淡,所以大家就算感受到这异于常人的体温,也不在意。而且他仅认识的医疗忍者的纲手,静音和樱外出了,雏田也随纲手学习。父母又长期任务。

  没有人提醒,大家认为这是面麻本人就如此冰冷。

  但这次,他真的很冷。

  ……

  发现了面麻的异常是樱。

  身为医疗忍者,她有着十足的信心去治好每一个病人。

  但这次她真得束手无策。

  “面麻……求你醒醒……醒醒好不好……”她近乎哀求般得叫唤着昏迷不醒的面麻,一边为他输入着查克拉。

  “唔……”樱听见一声极低的轻吟。

  樱欣喜得看去,面麻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

  “樱?”沙哑到极致的声音,一开口,喉中便传出撕裂般的疼痛,他马上闭嘴。好一会儿,喉中的不适稍稍好些了后,面麻张开那干裂的薄唇,开口询问。

  “樱,你……”

  “修行完了。”

  “我……”

  “回来的时候经过你家,看见你倒在门口。”

  “……”

  “……”

  两人都沉默了。

  “面麻,”樱先开口了,“我在你倒下的地板上,看见了这个。”透明的胶袋中有一些洁白的花瓣,却又染上了血液的色彩。

  “樱……我……”面麻难得支支语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樱却打断了他。

  “多久了。”

  “……”

  “回答我!面麻!”

  面麻闭上眼,回答道:“还剩4天了……”

  樱一惊!今天一过,面麻的生命便会彻底的消失掉,再无可能恢复,可现在……

  现在已经晚上11:40分了!

  “面麻!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面麻不回答。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上半张脸都留下了一层阴影。

  樱急了,看了看剩下短暂的时间。又看了看面麻。

  看样子他是不会说了。

  樱抿了抿唇,直接往外跑去。

  她要找到那个人……

  她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其实樱心中己经有了一个答案,却不愿去承认。

  ……

  面麻看了看急忙跑出去而没有关门的樱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他捂住唇剧烈的咳嗽,抓住发疼的心脏。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

  樱……对不起……

  11:45分

  还有一直都很爱我的父母……

  11:47分

  还有……

  11:50分

  佐助……

  ……

  樱询问了许多与面麻认识的人,结果还是踏入了这里。

  宇智波大宅。

  她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佐助!佐助我有事找你!”

  门打开了,穿着宇休闲服的佐助有点迷糊,但还是回道。

  “樱,有什么事吗?”

  樱看着他半响,最后问道,

  “佐助,难道你没有发现面麻不对劲吗?”

  “……”

  佐助发现了。

  只是,他感觉到面麻对他的疏离,对上那漂亮的蓝眸,他也不知如何开口询问。只好打着哈哈敷衍过去。

  看着他沉默,樱忍住想打他的冲动,问,

  “你喜欢他吗?”

  “什……哈?”

  “我说,”樱对着他的眸子,说道:“你喜欢面麻吗?”

  佐助瞪眼惊讶了好久,最后意外的沉默,闭眼“嗯”了一声。

  “不要告诉面麻,好吗?”

  樱摇摇头,“不能。”

  “为什么?”

  “因为……”樱有一点哽咽,身体在颤抖,最后大声地对佐助吼道:“因为他快要死了!”

  “什么?”佐助抓住樱的肩膀,着急的摇晃着,“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樱举起那透明的胶带中沾血的花瓣,佐助的神色瞬间变得苍白。

  “那个人是谁?快……快带去救面麻!”

  “那个人就是你!宇智波佐助!”

  佐助马上变得不可置信,“我……?”

  “没时间了,快……面麻他……”

  佐助如梦初醒般,急忙的跑去。

  ……

  11:53分。

  拜托……快点……再快一点赶到!

  11:55分。

  时间慢点,慢点!

  11:57分。

  ……

  11:59了啊……面麻看着自己苍白的手,无力垂下。

  他不后悔,一点都不。

  他靠着墙滑下,扯出一丝笑。

  突然,他刚关上的门被打开,下一秒,唇上便有一片柔软的触感。

  面麻惊讶的看着面前人带着心疼的黑眸。

  佐助舔了舔面麻干裂的唇瓣,之后又封住了他的唇瓣,越来越狠。

  “哈……”

  分离时拉出一条银丝,面麻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有点不解。

  “对不起,对不起……面麻……面麻……”佐助在耳边喃喃的重复着。

  什么时候面麻如此虚弱了,他居然没有发现……

  “佐……助?”

  他刚一开口,便剧烈的咳嗽。唇边的花瓣己经完全沾上了血迹。

  佐助看着这些花瓣,心处处寒冷。

  他没赶上……

  在那一秒之差。

  0:00分……

  ……

  “不要离开我……求求你……面麻……”佐助紧紧的抱着他,哀求道。

  面麻看着他,似是无奈的笑了。

  “对不起……佐助……”

  我无法达成你的要求……

  “剩下三天呢……这三天好好陪陪我吧……”

  ……

  “剩下三天呢,好好陪陪我吧。”

  佐助一惊,怀顾了一下四周。

  “幻听吗……”

  佐助蹲下,放上一株白菊。吻了吻冰冷的墓碑,他笑了。

  “面麻,我来看你了。”

——END——

第一次写be很紧张。

我猜有人从私设就看出来是be吧。

在床上画画,因陀罗有那——么美!
勾线笔毁画,照相机照出来不好看

阿修罗你要不要!

【月读佐鸣】暗恋

前一篇在这里:http://menghongcha.lofter.com/post/1ead2e92_eeaea51

双向暗恋梗 前世今生梗

月读佐鸣

【私设面麻是黑发】

————————

  面麻是个特殊的孩子。

  父亲是金发,母亲是红发。他却是墨黑的黑发。脸上还有奇怪的淡淡的六道胡须。

  虽然他的父母说是胎记,但也改变不了别人对他异样的眼神,改变不了小孩对他的故意疏离。而且他的父母常有事不在家,这让小孩更加放肆的辱骂。

  “你说你那是胎记?长得这么奇怪!”

  “哪个胎记是这个样子的,真奇怪。”

  “还有你的头发,天生的?可你的父母呢?”

  “唷!真奇怪,走走,不跟他玩。”

  ……

  声音越来越远,夕阳下,面麻的影子被无限拉长。脸半边都在阴影下。

   “真是虚伪……”

   怕自己的父母,怕他们的父母。只敢偷偷骂,威胁自己不许说。

   抓紧冰凉的铁链子,坐在木制秋千上。面麻没有荡,却坐在那不走也不动。

   天快黑了,街上的霓虹灯也亮了。面麻却依旧坐在那,握紧了链子。

   他没有哭。

   回家也没有人……也不会有人在意他的。

   “喂。”面麻低垂的头视线里出现一双鞋,幼维却好听的童音唤道。

   面麻只是微微抬头,无神的黑眸看着面前的男孩。

   “你坐在这里,却又不玩,不会玩吗?”面前的男孩和面麻一样的黑眸黑发,却长得俊俏,五官精致得很。

   “……会”面麻幽幽的回答。

   佐助打量着面麻,黑发的两边垂在两颊,幼嫩的脸上,五官长得标准。六道胡须随着他说话一动一动的。显得很可爱。

   佐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搭理这个男孩,只是感觉置之不理的话,会错过,会失去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荡?”

   “……”

   见他不回答,佐助挠挠头,笑道:“那我帮你荡。”

   说完便推着秋千,面麻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怔愣。

   黑发随着秋千的弧度散开,在夕阳的余辉下晕开,镀上一层金边,照在面麻的脸上,黑眸也照出了光彩。

   好看……佐助呆了一会儿,脑中似乎闪过了什么,没有抓住。

   秋千又荡了下来,佐助还没反应过来。面麻撞到了他。

   幸好佐助没有用力荡,面麻只是撞进了他的怀里。

   面麻怔愣了半响,缓缓地回过头,两双黑眸正好对上。

   两人脑中都闪过了什么。

   我……在哪……

   见过这双眼睛吗?

【恰面】便当

第一次写恰面,好紧张。

月读佐鸣

双向暗恋梗 现代

或许以后会写忍者时代(๑• . •๑)

图片怎么取消,取消不了……

————————

  夏天的阳光是灼热的。

  阳光反射在学校花圃中向日葵金色的花瓣上,照在玻璃窗上。靠着窗边的面麻看了一眼外面灼热的阳光,不耐地皱眉。

  老师捧着教科书喋喋不休,粉笔在黑板上不停地挥舞着。面麻一点也没听进去。

  握着手中的签字笔在桌上的本子上笔划,看得出,他在画画。

  好看的线条在纸上勾勒出形状:纸上是一个黑发墨瞳的人。

  “宇智波……佐助……”

  今天的蝉也很喧闹。

  下课铃响了起来,中午饭的时间到了。

  “面麻君,跟我一起去吃午饭吧。”樱发女孩诚恳的邀请,碧绿的眼闪过期待的光。

  “宽额头!面麻君应该和我一起去吃午饭!”一位好看的长发女孩不礼貌地叫着。两人就这么吵了起来。

  吵死了。

  面麻提起饭盒,不理会身边烦人的女生,离开了教室。

  “小猫咪,要和我一起去吃午饭吗?”耳边传来的磁性的男音。一位俊俏的男生拿起一朵红艳的玫瑰,对着一位女生说道。

  “佐助君你明明要跟我去吃午饭的~”另一位女生拉着男生的衣服,娇媚的说道。

  “明明是我!佐助君要跟我去!”

  “是我!是要跟我去!”

  “是我!”

  “是我!”

  佐助正想开口说什么,看见走来的面麻,顿了一下。

  而面麻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多大反应。

  只是脚步有些急促。

  面麻走过后,佐助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下似乎有着失落。

  蝉的声音更大了。

  天台很空旷,没有人。

  面麻静静地吃着便当。

  奇怪,今天的便当没加盐吗……

  便当很精致,但面麻有点食不知味。烦躁的将便当放在地上,站起身,靠着栏杆吹风。

  “玖辛奈阿姨做的那么好吃的便当,可别浪费啦,面麻。”

  面麻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回答:“那给你吃吧,佐助。”

  语气中还有着不宜发现的欣喜。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喽。”佐助装傻似的,将面麻吃的筷子用来吃。而面麻并没有注意他,只是在吹风。

  “明明这么好吃,感觉占便宜了呢。”佐助掏出一个便当递给面麻,“只好用我的便当做为补偿啦。”

  面麻看了一眼那个便当,没有说话地接过。

  将饭送入口中,面麻嘴角微微勾起,佐助却没有看见。

  嗯,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