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九晓

佐鸣党~但经常写月读佐鸣
很喜欢博丽灵梦~

虽然还没有更新,但也要说:鸣人生日快乐!太子生日快乐!鸣宝生日快乐!

最爱的巴士大大~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6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
   给我一个选择。
             
               ——宇智波恰啦助
  
  兜兜转转,还是没出去。
  
  这个森林也是奇了怪了,昨天大白天都还感觉阴森森的,今天立马阳光明媚。
  
  从早晨开始,直到中午。
  
  “……”
  
  鸣人感觉肚子很饿,虽然出发前己经吃了饭团了,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他故意比平时吃得很少很少。但他又不想让佐助饿,所以没有说“要节省粮食”什么的。
  
  「鸣人,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呢。恰啦助将手放在鸣人的肩膀上,担心地望着他。
  
  “没有,没事。”鸣人摇摇头,拍开肩膀上的手。“我没事,佐助。”
  
  虽然他的头都晕了,太阳又那么热。特别难受。吞了一口口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快点儿找到出去的路吧。”
  
  「嗯。可这座森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我不知道」他说不上来,可就是没由来的感到很奇怪。
  
  “是吗……”
  
  一片寂静的沉默。
  
  鸣人吞了一口口水,试图将胃里的空虚缓冲一下,但是只是徒劳。
  
  他真的是没什么力气的感觉了,头很晕,眼睛也有点儿发疼。
  
  能坚持这么久都是因为九尾吧。
  
  【九尾:不,其实我只会恢复伤口。】
  
  「鸣人,这里!」
  
  突然的呼唤让鸣人清醒了过来,摇摇头,想甩掉这种晕眩。他跑去,问道:“怎么了?”
  
  「这里有个石碑。」恰啦助正在用写轮眼仔细的细看着这样不知是什么的文字。并没有注意到鸣人的不对劲。
  
  “上面写了什么?”看到那双血红的写轮眼,鸣人问道。
  
  恰啦助皱了皱眉,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口。
  
  「不,没有。」
  
  “哦。”见佐助不愿意告诉他,他倒是不恼。应了一声。
  
  “嗯?”鸣人四处走了走,问道:“佐助,这附近是不是有河?”
  
  「什么?」恰啦助转头看向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这边的泥土比较湿,枯叶也比较少。可能……”可能会有河吧。
  
  「……」恰啦助上前,蹲下来四处看了看。用手摸了摸地面。最后站起身,回答道「没错,比较泥土的松软度,的确这边比效软。看来这附近的确有河,不过那又怎么了?」
  
  “我想,沿着河走,是不是可能会找到出口?”
  
  「你是指……」
  
  他们来到森林的路上,泥土是很软的,昨晚住的地方或许来的时候那附近有河,也可能是这一条。
  
  “不知道可不可以,反正沿着河走试试吧。”
  
  「嗯……」
  
  【纯属虚构,现实生活中实现不了的】
  
  ……
  
  “分岔路?”鸣人停下脚,皱着眉头。
  
  「这里同样有一个石碑。」恰啦助上前看了看。
  
  “嗯?”这次鸣人看懂了石碑上的字了。“或成群结伴,或孤独终老。”这是什么意思?
  
  「……」盯着石碑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眼前的分岔。
  
  两路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恰啦助眯了眯眼。
  
  难道……摸摸石碑,扶过上面的文字。
  
  难道……转头看着身旁正在纠结的鸣人。
  
  难道……是这样吗?
  
  这下该怎么办……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5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
 
    我……我居然……
         怀疑我和佐助珍贵的友情!::>_<::
           
                                       ——漩涡鸣人
  「佐助……」
  
  恰啦助震在原地,一动都也不敢动。
  
  他一脸的不可置信。
  
  明明……明明是自己最想见到的人,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明明……是自己最爱的人。
  
  「面……麻?」
  
  面麻见他这个反应,倒也不恼。轻笑一声,「喂,不认识我了?明明……」我是你的青梅竹马来着……
  
  面麻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可是……
  
  恰啦助僵了一下。面麻笑了,回抱住他。
  
  「对不起啊,我有点冷……」
  
  恰啦助收紧手臂,将面麻紧紧抱在怀里。
  
  「没关系……我帮你。」
  
  面麻叹了口气,拍着恰啦助的背。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想得呼吸时,心都会痛。
  
  「……」
  
  面麻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下又一下,拍着恰啦助的背。
  
  「你在那儿……好吗?」有点哽咽的音响起,面麻愣了一下,随后笑道:
  
  「我啊……一直在……」
  
  后面的声音渐渐淡下,恰啦助并没有听到。但他觉得,这句话非常的重要。
  
  「面麻?你说什么?」
  
  面麻没有回答他,抬起头,对他一笑。
  
  周围渐渐的模糊起来,恰啦助的视线也模糊起来。
  
  「面麻?面麻!面麻!」
  
  “佐助……佐助!”
  
  恰啦助猛得睁开眼,便是鸣人与面麻无异的那张脸显着担忧。头发还有点乱,应该是刚起来没多久,或是还没梳理头发。
  
  “佐助,你没事吧?”鸣人问道。
  
  恰啦助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对鸣人投出一笑,「没事的,没事。」
  
  “……”鸣人看了他半响,随后莞尔,“没事就好,己经快中午了。”
  
  「快中午了?」
  
  “嗯,我刚刚去外面看了一下。这里只有那一棵大树就没有了,旁边都是一些灌木丛。很空旷,这里的太阳也很大。”
  
  「……」恰啦助起身,想往外面看看。
  
  “佐助,我们先吃东西先。”鸣人从包中拿出用翠绿的竹叶抱着的饭团。“吃吧。”鸣人伸手递过一个饭团,说道。
  
  恰啦助接过饭团,张口咬了下来。
  
  木鱼饭团……吗……
  
  在口中慢慢放慢了咀嚼的速度,看着手中的木鱼饭团。
  
  “怎么,不好吃吗?”
  
  「不,没。」恰啦助摆摆手,「在想事情。」
  
  “哦……是吗。”
  
  鸣人没有探究。
  
  叫醒恰啦助的时候,他自然是听到了恰啦助的呢喃。
  
  佐助和面麻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怎么感觉他们的关系……不像是伙伴,像是……
  
  恋……人?
  
  鸣人的脸突然红了,就怕没在头上冒烟!
  
  不不不,他在想什么!
  
  他和佐助,和佐助……
  
  他怎么能怀疑「佐助」……怎么能怀疑他和佐助的关系呢!
  
  鸣人自然而然的把问题搁在一边,自顾自的想。
  
  恰啦助奇怪的看着他。鸣人怎么了?
  
  鸣人一下摇摇头,又红了脸。像一个少女在那里无措的羞涩着。
  
  恰啦助看着他,宠溺地勾起了勾唇。鸣人的脸更红了,把头撇在一边。
  
  恰啦助:???
  
  鸣人:没可能没可能的……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4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
  不知何时,你越来越像他。
  
                ——宇智波恰啦助
  
  “佐助!”
  
  一声惊呼,恰啦助终于从思考中回过神。
  
  “佐助,你怎么了?”鸣人皱起眉,有点严厉或是生气的感觉,其中自然不免含着担心。
  
  「啊……没有。」恰啦助看着他,「没事……没事……」摇摇头,示意着。
  
  鸣人看了他一会儿,撇撇嘴不说话。
  
  恰啦助有点吃惊——鸣人居然能知道不对劲……而且……
  
  刚刚,真的,真的……
  
  特别特别像面麻。
  
  像是12岁年少时期的面麻一样,那种凌厉的眼神,还有防备动作……
  
  面麻生气也是这个样子的。
  
  严厉是因为自己的不专心会使自己受伤,所以会生气。
  
  恰啦助敲了敲自己的头。
  
  不想了不想了,不然鸣人就生气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恰啦助询问道。
  
  鸣人诧异的撇了他一眼,“嗯?”佐助不知道现在什么状况吗?“我们迷路了啊。”
  
  恰啦助反应过来,刚刚那几个黑影一直围着他们绕,速度太快打不中。恰啦助和鸣人只好一直处于防守状态。
  
  可是那几个黑影没有发动攻击。绕了一会儿后就不见了。鸣人他们还来不及疑惑,便被周围…的环境吓到了。
  
  和刚才的环境一点儿也不一样了!
  
  他们随处走了走,以至于迷路了。
  
  夜晚中的森林一样的诡异,但却因为月光增添了一种神秘感。
  
  恰啦助和鸣人坐在树下,四周都是灌木。
  
  “总而言之,要先找个安全的地方。”鸣人站起来,四处走了走。移开几处灌木丛,“嗯?”
  
  面前是一个有点大的灌木丛,鸣人本来是想移开它,指尖的触感却不一样。
  
  冰凉冰凉的……石头吗?
  
  往上摸着,鸣人突然有一个猜想——他把那个灌木丛整个移开!
  
  果然,这是一个山洞。
  
  还算是挺大的,但洞口比起里面的大小算小了。
  
  「鸣人?」见鸣人没动静,恰啦助也站起来走去。
  
  「山洞?」恰啦助看着那个山洞,有点儿惊讶。
  
  “佐助,我去捡点儿树枝回来。”鸣人兴冲冲的跑开了,显然挺高兴的。
  
  「诶,别跑太远!」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这个山洞还是很干净的——比起外面的那些满路泥巴和树枝,己经是很干净了。
  
  恰啦助用查克拉烧起了小火,这里的树枝有点儿腐烂,可能是下过雨。所以周围找不到算是好的木材。只能拿些树叶填充。
  
  地面还挺平滑的。
  
  “佐助?”鸣人看着恰啦助拿出一叠叠好的布,展开披在地面上。布挺大的,刚好够睡两个人。
  
  坐在布上,向鸣人招招手:「过来吧。地上挺凉,这儿比较好。」
  
  “喔……”
  
  他没记错的话……
  
  佐助……应该是有洁癖的吧?为什么会把自己的东西染上灰尘?
  
  即使是月读世界,也只有性格上的差异……喜好应该还是一样的吧?
  
  除了面麻爱吃笋干他爱吃鸣门卷。
  
  嗯嗯嗯?哪怪怪的……
  
  【面麻与笋干同音,鸣人与鸣门卷同音】
  
  恰啦助看着鸣人的表情变化,笑了笑。
  
  这个小傻瓜又在想什么呢……
  
  面麻……在那边又在干什么呢……
  
  这个夜晚,静静的。
  
  两个少年,相拥而眠。【想歪的面壁去】

————————

鸣人变聪明是有原因的!
但这关系后面的剧情就不透剧了Ծ ̮ Ծ
还有,九晓我一共有两篇小说。所以更新速度很慢。学校的教育极严,不是考试作业都堆如山……[比如抄英语阅读理解还要一句句翻译……]

————

在豆腐上我也有更的,比lof快一点[因为我经常忘了在这里更新]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3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花吐症:http://menghongcha.lofter.com/post/1ead2e92_f81f8dc

许久没更新的我~

往前看看,我修改了一些。
——————
  不知道危险,那就去尝试[危险]
  
                    ——漩涡鸣人
  
  “佐助,我买了番茄和饭团。要吃吗?”
   
  「你爱吃吗?」
  
   “不爱。”
  
   「那就给我吃。」
  
    “……”
  
    鸣人将手中用叶子包裹的饭团展开,还有刚洗完的番茄递给恰啦助。
  
    “刚买的,新鲜着呢。”鸣人将番茄轻触恰啦助的薄唇。冰凉的触感在唇上扶着。恰啦助咬下一口,红色的汁水溅开在四处,沾湿了恰啦助的唇与四周。
  
    嗯,果然很新鲜。
  
    “啊啊啊!佐助!你弄到我衣服上去了!”恰啦助离鸣人很近,所以汁水溅到了袖子上。
  
    「……抱歉」
  
    鸣人拿了几张纸巾擦了擦衣服上的污垢。又看到恰啦助嘴角有一点汁水,凑上去擦了擦。“佐助你吃得……”像小孩子一样。
  
  鸣人慢慢地擦拭着恰啦助脸上的番茄汁。因为是在嘴角边的,所以不免会碰到恰啦助的嘴。
  
  碰到那儿时,鸣人身子僵了一下。但之后还是若无其事擦拭。
  
  “好了。”将沾上番茄汁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面。鸣人去洗漱台前,扭开水龙头。因为手上沾了番茄汁。而且等会儿要吃饭团,要用手抓,所以顺便把手洗了。
  
  清凉的水冲洗着有一点番茄汁的手,感觉特别凉快。
  
  “佐助,要洗一下手吗?”
  
  「……嗯?啊,不用了……」很明显是在思考时被打断了思绪,还没有明白鸣人说了什么,下意识回应。
  
  “诶?吃饭团要用手抓的,洗下手会比较好吧?”鸣人好像没有注意佐助的反应,问道。
  
  「啊……对呢……」
  
  恰啦助将手中的卷轴放入包中。因为来不及合上,所以保持着展开的状态。
  
  鸣人不找痕迹地撇眼看了一下。
  
  ……
  
  「你还是要去那座山上面?」恰啦助问向旁边的鸣人。
  
  “当然了!不知道上面有什么东西,就自己去看看看呗。”鸣人背着包,笑道。
  
  「那也是。」恰啦助也笑了。「但是,万一是敌人的陷阱呢?」
  
  『就因为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我才要进去,佐助。』
  
  『可是!万一那是敌人的陷阱呢?』
  
  恰啦助看着鸣人,期待他的答案。
  
  “『那么,我就把那些人全部解决掉!之后,一起回去吧!』”
  
  面前的少年似乎与当年属于他的他重叠,恰啦助有点怔然。
  
  最后,唇角勾起。恰啦助笑了,笑得温柔,却让人感到悲哀。
  
  面麻……
  
  ……
  
  “哇,好阴森……”
  
  鸣人踩着满是枯枝败叶的路走着。明明是大白天,可这座森林却让人感到阴沉沉的,压抑的感觉。令人特别不舒服。
  
  “从外面看去还感觉这儿像是一个不错的森林,进去后居然一点儿也不透光。”
  
  把挡在前面的树枝移开,鸣人和恰啦助爬出来。呼了一口气。将身上的泥土和树叶拍了拍。鸣人只拍了身子,忘了头发上。
  
  突然感到头发上的舒适感,鸣人愣了愣。随后看见一些枯枝败叶从头发上滑落。
  
  “谢谢,佐助。”
  
  「……嗯」
  
  其实你不用道谢的……
  
  你不用道谢,我们何必道谢……
  
  恰啦助突然意识到,在他的世界里。面麻与他是竹马竹马了,关系很好。
  
  而鸣人的世界里,他们却是敌人。
  
  竟然如此,大不了帮他们一把。别让自己后悔,别让这个世界的他后悔。
  
  恰啦助跟着鸣人,看着他的金发在树叶与树叶的缝隙里的阳光中,反射细小的光晕。
  
  他终于记起,面麻,原来也是金发的。
  
  ……
  
  这座森林中,除了阴森了些,似乎没有其它的异状了。鸣人和恰啦助在这儿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什么也没有……”鸣人似乎有点失望。
  
  恰啦助看了看他,「没办法,今天就先回去吧。嗯?」
  
  “好吧。”
  
  鸣人转头想原路走回去,突然停住了。
  
  「鸣人?」在他身后的恰啦助唤了他一声。
  
  “这条路……感觉和刚才不一样了……”
  
  「什么?」恰啦助上前,看了看四周。「没有啊……鸣人?」
  
  鸣人拿出一支苦无,警惕地看着周围。
  
  “这周围有东西。”
  
  「你怎么知道?」恰啦助疑惑,那他应该会知道的啊。
  
  “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种这样的感觉……鸣人握紧了苦无,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有种慌乱与急切。
  
  「……」恰啦助看着鸣人这个样子,不免有点怔然。
  
  很像……很像面麻……
  
  “来了!”
  
  话音刚落,路边的灌木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跳出了几道黑影。
  
  恰啦助反应过来,也拿出苦无对战。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2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花吐症: http://menghongcha.lofter.com/post/1ead2e92_f81f8dc

——————
  我用我的名字,来证明你的存在。
  
                 ——宇智波恰啦助
  
  “佐助,”鸣人用食指挠挠有着三道胡须的脸颊,问道:“你之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住所啊!你现在不是回不去吗?”
  
    「我住你家?」
  
    “诶?这是可以的啦,但是纲手婆婆…”鸣人很苦恼,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紧紧的闭着眼,盘腿坐着。眉头皱得紧紧的
  
    恰啦助一脸无奈,看他半天也想不出来,笑了笑,说道:
  
    「小傻瓜,用变身术伪造一个身份啊。」
  
    “对耶!这样就可以啦!”鸣人忽略了[佐助]那句「小傻瓜」,开心的说道。
  
    “那么,叫什么呢?”鸣人问。
  
    「……」
  
  恰啦助没有立即回答他。
  
  鸣人看他低着头沉默,也没有去问,等待着他的回答。
  
    「……笋干,怎么样?」
  
    “面麻?【日语中笋干与面麻同音】那不是……”
  
    「是笋干,不是面麻。」
  
    “哈?什么?”
  
    「吃的那个笋干。」
  
    “哦,佐助你干嘛取这么奇怪的名字,吃的?”
  
    「你还不是,鱼板【日语中鸣人与鱼板同音】」
  
    “是鸣人!不是鱼板!”
  
    「那也不是一样。」
  
    “不对,是ナルト(NARUTO)……不是(NARUTO)……也不对……啊啊啊啊我怎么被自己的名字弄糊涂了!”
  
    「算了,鸣人就是鸣人。鱼板就是鱼板。」恰啦助站起来,弯腰摸了摸鸣人的头,说道:「鱼板有很多,鸣人只有一个。」
  
    “为什么听得这么奇怪……”
  
    「……」
  
    鸣人啊,注意下气氛好吗?
  
    “算了!才不管呢!走了,嗯——”鸣人拉着佐助的手,想了想,说道。
  
    “佐助,果然这样比较顺口。”
  
    恰啦助愣了愣,最后笑了。一向警惕的他却没有注意到鸣人眼中的担心与疑问。
  
    ……
  
    鸣人其实是正好出任务,顺便打探佐助的消息的。
  
    但在路上,森林的不远处发生了一阵巨响。他吓了一跳。
  
    街上的人没什么反应,似乎习以为常。让他觉得很诡异。所以去看了看。
  
    他就那样看到了恰啦助,来不及惊讶,看到他昏迷不醒时便很急促地去叫醒他。
  
    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大碍,才听见了他的碎碎念。
  
    「面麻……面麻……」
  
    鸣人听清楚后便明白了,他是另一个世界上的佐助,毕竟那个世界的事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印象。
  
    「别留下我一个人……」
  
    鸣人意识到那个世界或许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世界的他可能出了什么事。
  
    可是他想先叫醒恰啦助,之后,在恰啦助醒来时看到他说的一句:“面麻”,还是取名用的“笋干”,让他更加确定了这个猜测。
  
    他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是孤儿,要讨得别人喜欢,时刻注意是否惹别人的脸色。鸣人是非常懂别人的情绪的,所以他选择了伪装。
  
    或许,鸣人一直都是这样的。
  
    ……
  
    “你说那边的山?诶呀,小伙子。那啊,中邪了!”
  
    鸣人的任务是调查这个村边的山上不断的失踪案,他和佐助一起去问了旅馆的老板娘。结果这老板娘抓住他的手,指着那座山不停的摇头。
  
    “为什么啊,老板娘?”
  
    “你不知道!那儿啊,进去的人,再也没出来过!”老板娘叹了口气,“后来啊,那座山,便再也没有人去过了。定是中邪了!”
  
    老板娘又嘱咐鸣人几句,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走开了。
  
    “……佐助”鸣人唤着他身份的人,难得严肃的问道“你怎么看?”
  
  「……」恰啦助好像是在想事情,听到鸣人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鸣人侧过头,抿了抿唇,开口道,“没什么,”他笑道:“有点晚了,去吃点东西吧。”
  
    「嗯。」
  
    “那我去外面买点东西,你要番茄🍅和木鱼饭团🍙吗?”
  
  「当然。」
  
  ……
  
  鸣人出去后,恰啦助变得严肃起来。
  
  他从包中拿出一捆任务卷轴,打开。
  
  「……」
  
  他的任务,和鸣人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失踪的原因。
  
  鸣人的任务是不知为何失踪,而他是时空间错乱。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两个任务的失踪地点,如何失踪都是一样的。
  
  怎么会这样……
  
  希望不会有事。
  
  我不想……再次失去……
  
  即使是另一个你……

【月读佐鸣】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1

·月读佐助【恰啦助】传越到正常佐鸣世界

·[佐助判逃时期,花吐症后续]

ε-(´∀`; )因为我居然被发刀了……[此人第一次被发刀]

花吐症:http://menghongcha.lofter.com/post/1ead2e92_f81f8dc

【点不了去评论】
—————
    你离去的那一天,世界失色
                       
               ——宇智波恰啦助
  
  恰啦助在墓地里待了很久,直到有族人来唤他回去,他才不得不回去,走前有点不舍的回了回头,便离开了。
  
    面麻死后,恰啦助变了。
  
    他不再调戏女孩,不再买玫瑰,不再穿花哨的衣服,不再不求上进。反而努力修行,阅读书籍。
  
    而且因为面麻的死去,突然的变故使他的眼睛变成了万花筒。血红的眼渗透出悲伤,看着十分心疼又心酸。
  
     性格也有点大变,没有调戏女孩了。对人也没有那么轻浮。大家逐渐忘了「恰啦助」这个称号,唤他为「佐助」。
  
     但除了比较亲密的伙伴,还有权高的火影和亲人。他不允许任何人唤他「佐助」。
  
    他从曾经的倒数,直升到第一。
  
    惊人的进步让人惊奇,却又让人怜悯。
  
    因为以前的「第一名」己经不在了。
  
    ……
  
    「休息一下吧,恰……佐助君。」
  
    樱看着从她来开始就没从工文里抬起头的佐助说道,佐助握着笔的手顿了顿,又开始写了起来。
  
    樱看着恰啦助,无奈的摇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变得很低落,垂下眼,放在胸口上的手握紧,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般闭眼,说道。
  
   「我相信面麻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的。」
  
  「……」
  
    恰啦助停下笔,抬眼看了看樱,视线转落在桌上的相片,抬起白皙的指尖触碰着相片上黑发少年的脸颊,眼神是无法想象的温柔。
  
    樱看了他一会儿,摇摇头离开了房间。
  
    恰啦助没有理会她。他全部的关注都在这相片上。
  
    「面麻……我好想你……」
  
    恰啦助垂下眼,无法掩饰的落寞。
  
    ……
  
    「佐助,这真的是一个很危险的任务。」纲手娇美的容貌写满严肃。纤细的手推了推桌上的文件。
  
    恰啦助拿起来看了看,脸色变了变。
  
    「我接。」
  
    「为什么?」
  
    “越有挑战性的我越要接,相信……”恰啦助顿了顿,语气温柔起来,“我相信他也会这么说的。”
  
    纲手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只好默许。
  
   这个孩子……越来越像他了。
  
    ……
  
    「就是这里了。」
  
    恰啦助摸了摸地面,将卷轴打开。结了几个印,一把飞雷神苦无便出来了。
  
    这是波风水门教给他的封印术。他将苦无插入地面。手上凝聚着查克拉。
  
    变故却突然发生了。
  
    苦无突然被弹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一个标准的弧度,扎入树干上。
  
    恰啦助一惊,想跳离那里时,地面突然震动。恰啦助站不稳,脚下却裂开一条宽宽的裂缝。
  
    他跌了进去,最后没了意识。
  
    ……
  
    “诶,醒醒。”
  
    好像有人在推我……
  
    “喂,醒醒啊?佐助,佐助?”
  
    是他的声音……
  
    自己死了吗?真好……可以看见他了。
  
    “你还没死呢!起来!”
  
    「唔……」
  
    恰啦助慢慢睁开眼,看见了一张很熟悉的脸,和一抹灿烂的金发。
  
    金发?
  
    不该是黑发吗……
  
    不对……
  
    “你终于醒了?”鸣人用手在他眼前恍了恍。
  
    恰啦助起身,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视线。模糊的周围变得清晰,看见旁边的少年,他的瞳孔顿时收缩,写满了不可置信。
  
    「面麻……」
  
    这是梦吗?
  
    “嗯?我不叫面麻。我叫鸣人。”
  
    「啊……」恰啦助惊了惊,看见面前人与他一模一样的脸,却有不一样的金发。
  
    不是他……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鸣人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变得一样不可置信。
  
    “面麻……波风面麻!那那那那那……你你你你你……”
  
    「你怎么知道面麻的名字!说!你是谁?!」恰啦助拉起鸣人的领子,逼问道。
  
  对面麻不利的人的话,我决对不会放过你!想到这儿,佐助手劲越来越大。
  
    “佐……佐助,你先放开。”鸣人有点难受,“你先放开,我告诉你。”
  
    恰啦助半信半疑地放开了他。鸣人喘了几口气。
  
    看了他一会儿,鸣人自顾自地说:“果然看着这张脸心情复杂。”毕竟……
  
    恰啦助:「……」
  
    鸣人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那次奇妙的“旅行。”而恰啦助在一旁听,脸上表情变来变去。之后鸣人又告诉他这里的情况,“佐助判逃”啊,还有“他一定会带佐助回来”之类的。
  
    「原来那天的那个人是你……」
  
    “是呢……哈哈……”
  
    「……」
  
   “佐助?”
  
   「没事……没事……」
  
    虽然不是你,但是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你,我都会好好守护,守着另一个世界上的「你」。
  
    因为我爱你。

【月读佐鸣】剩下三天

  ·花吐症梗,ooc有【一直都有】
  
  ·早就很想写这个梗了呢,嘛……
  
  ·是【月读佐鸣】哦
  
  ·有私设,花吐症只剩下的一个月后,如果心仪的人也没有发现,那么剩下的3天,即使发现了,接吻了,也无力回天。
  
    今天依旧是普通的一天。
  
    父亲仍然对他亲切的问候着早安,脾气有点暴燥却依旧温柔的母亲做着一桌美味的早点。笑着催促着来吃早饭。
  
     他也依旧淡漠的回答几句,之后便不发一语坐在座位上吃着美味的早点。
  
     父母习惯了他这淡漠的性格,也没有多在意。
  
     他挥手向父母告别,等到他终于确认父母走后,终于支撑不住。一手握着拳靠在墙上,头靠着手。剧烈的咳嗽。
  
    看着手中的花瓣,他自嘲地笑了。
  
    面麻己经迷茫了。
  
    看着手中粘血的,干枯的花瓣。他无神的看了很久。
  
     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月,他明白,生死关头便在这剩下的,短短的一个月。可是他却不奢望,或者说,他一开始便做好了死的准备。
  
     没错,面麻一点也不奢望得到宇智波佐助的爱。
  
     面麻去洗手间将手中的花瓣冲掉,抬头便从洗手间中的镜子看见了自己惨白的脸色。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一下就触到了一阵冰凉,他垂眼沉默了许久,勾唇笑了。
  
     若是知道宇智波佐助是怎么样的人,那么就会明白,面麻为什么毫不瞩望得等死。
  
     他是宇智波一族的二少爷,还是一个花花公子。
  
     每天都勾搭女孩子,没过几天又换几个女孩。
  
      所以被称为「恰啦助」。还叫他佐助的除了他的父母哥哥,也只有面麻了。
  
    他还是面麻的青梅竹马。
  
    是啊……面麻看着前面正抱着一个女孩,手中拿着一朵玫瑰说着柔情的话的宇智波佐助。
  
    青梅……竹马……
  
    感觉到喉间的不适,一股花香盈漫在口中。面麻连忙捂住嘴,急促地离开了。
  
    恰啦助正好转头,看见了一闪而过的黑发,有点恍神。他想追上去,却被怀中女孩不满的抱怨而停步。
  
    他不知道,未来的他会对这时的事后悔很久。
  
    ……
  
    「咳……咳咳咳咳!」咳嗽声越来越剧烈,手上的洁白花瓣大部分被血所浸染。面麻卧在暗巷中,慢慢缓气。
  
    想起恰啦助,他不过是落莫的闭上了眼,之后又恢复成一片冰冷。
  
    面麻为人冷淡,所以大家就算感受到这异于常人的体温,也不在意。而且他仅认识的医疗忍者的纲手,静音和樱外出了,雏田也随纲手学习。父母又长期任务。
  
    没有人提醒,大家认为这是面麻本人就如此冰冷。
  
    但这次,他真的很冷。
  
    ……
  
    发现了面麻的异常是樱。
  
    身为医疗忍者,她有着十足的信心去治好每一个病人。
  
    但这次她真得束手无策。
  
    「面麻……求你醒醒……醒醒好不好……」她近乎哀求般得叫唤着昏迷不醒的面麻,一边为他输入着查克拉。
  
    「唔……」樱听见一声极低的轻吟。
  
    樱欣喜得看去,面麻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
  
    「樱?」沙哑到极致的声音,一开口,喉中便传出撕裂般的疼痛,他马上闭嘴。好一会儿,喉中的不适稍稍好些了后,面麻张开那干裂的薄唇,开口询问。
  
    「樱,你……」
  
    「修行完了。」
  
    「我……」
  
    「回来的时候经过你家,看见你倒在门口。」
  
    「……」
  
    「……」
  
    两人都沉默了。
  
    「面麻,」樱先开口了,「我在你倒下的地板上,看见了这个。」透明的胶袋中有一些洁白的花瓣,却又染上了血液的色彩。
  
    「樱……我……」面麻难得支支语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樱却打断了他。
  
    「多久了。」
  
    「……」
  
    「回答我!面麻!」
  
    面麻闭上眼,回答道:“还剩4天了……”
  
    樱一惊!今天一过,面麻的生命便会彻底的消失掉,再无可能恢复,可现在……
  
    现在已经晚上11:40分了!
  
    「面麻!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面麻不回答。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上半张脸都留下了一层阴影。
  
    樱急了,看了看剩下短暂的时间。又看了看面麻。
  
    看样子他是不会说了。
  
    樱抿了抿唇,直接往外跑去。
  
    她要找到那个人……
  
    她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其实樱心中己经有了一个答案,却不愿去承认。
  
    ……
  
    面麻看了看急忙跑出去而没有关门的樱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他捂住唇剧烈的咳嗽,抓住发疼的心脏。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
  
    樱……对不起……
  
    11:45分
  
    还有一直都很爱我的父母……
  
    11:47分
  
    还有……
  
    11:50分
  
    佐助……
  
    ……
  
    樱询问了许多与面麻认识的人,结果还是踏入了这里。
  
    宇智波大宅。
  
    她定了定神,走了进去。
  
    「恰啦助!恰啦助我有事找你!」
  
    门打开了,穿着宇休闲服的恰啦助有点迷糊,但还是回道。
  
    「樱,有什么事吗?」
  
    樱看着他半响,最后问道,
  
    「恰啦助,难道你没有发现面麻不对劲吗?」
  
    「……」
  
    恰啦助发现了。
  
    只是,他感觉到面麻对他的疏离,对上那漂亮的蓝眸,他也不知如何开口询问。只好打着哈哈敷衍过去。
  
    看着他沉默,樱忍住想打他的冲动,问,
  
    「你喜欢他吗?」
  
    「什……哈?」
  
    「我说,」樱对着他的眸子,说道:「你喜欢面麻吗?」
  
    恰啦助瞪眼惊讶了好久,最后意外的沉默,闭眼「嗯」了一声。
  
    「不要告诉面麻,好吗?」
  
    樱摇摇头,「不能。」
  
    「为什么?」
  
    「因为……」樱有一点哽咽,身体在颤抖,最后大声地对佐助吼道:「因为他快要死了!」
  
    「什么?」恰啦助抓住樱的肩膀,着急的摇晃着,「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樱举起那透明的胶带中沾血的花瓣,佐助的神色瞬间变得苍白。
  
    「那个人是谁?快……快带去救面麻!」
  
    「那个人就是你!宇智波佐助!」
  
    恰啦助马上变得不可置信,「我……?」
  
    「没时间了,快……面麻他……」
  
    恰啦助如梦初醒般,急忙的跑去。
  
    ……
  
    11:53分。
  
    拜托……快点……再快一点赶到!
  
    11:55分。
  
    时间慢点,慢点!
  
    11:57分。
  
    ……
  
    11:59了……面麻看着自己苍白的手,无力垂下。
  
    他不后悔,一点都不。
  
    他靠着墙滑下,扯出一丝笑。
  
    突然,他刚关上的门被打开,下一秒,唇上便有一片柔软的触感。
  
    面麻惊讶的看着面前人带着心疼的黑眸。
  
    恰啦助舔了舔面麻干裂的唇瓣,之后又封住了他的唇瓣,越来越狠。
  
    「哈……」
  
    分离时拉出一条银丝,面麻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有点不解。
  
    「对不起,对不起……面麻……面麻……」恰啦助在耳边喃喃的重复着。
  
    什么时候面麻如此虚弱了,他居然没有发现……
  
    「佐……助?」
  
    他刚一开口,便剧烈的咳嗽。唇边的花瓣己经完全沾上了血迹。
  
    恰啦助看着这些花瓣,心处处寒冷。
  
    他没赶上……
  
    在那一秒之差。
  
    0:00分……
  
    ……
  
    「不要离开我……求求你……面麻……」恰啦助紧紧的抱着他,哀求道。
  
    面麻看着他,似是无奈的笑了。
  
    「对不起……佐助……」
  
    我无法达成你的要求……
  
    「剩下三天呢……这三天好好陪陪我吧……」
  
    ……
  
    「剩下三天呢,好好陪陪我吧。」
  
    恰啦助一惊,怀顾了一下四周。
  
    「幻听吗……」
  
    恰啦助蹲下,放上一株白菊。吻了吻冰冷的墓碑,他笑了。
  
    「面麻,我来看你了。」
  
  
  如果我知道你爱我,我们或许有可能吧……
  
                              ——波风面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