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阳·九晓

这里是初阳!也可以叫我殇!
凹凸坑里出不来

all雷偏安雷,雷右过激

摸鱼快乐,谢必安好看

私心安咎,我吃白黑

画一个摸鱼,草稿手绘,勾线指绘

把水印改一下。

软件:画世界

用得不太顺手,好难

重画一下以前的画【有进步吗?】

p2原图 p1重画的图

【伽小】Kalo and Careful 10

·时间线为伽罗牺牲后

·后期有魔伽黑小

——————

小心挣扎着,想把困住他四肢的锁链挣开。

锁链被晃得不高兴了。‘接着,一股巨大的电流从被困的四肢传来。超过了小心所能接受的电量。超负荷的身体要陷入昏迷的瞬间,小心咬牙,撞向面前的铁板。

拜托了……一定要.……

手用尽最后的力气,停止了挣扎。
……

"嗯?"伽罗转身,四处望了望。

他向前飘去,停在一处刚经一过的泥土堆旁。

"伽罗?"阿奇见伽罗没有跟上,奇怪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这儿有什么奇怪的吗?”

伽罗顿了顿,看了半响,答道:“这儿的泥土好像刚被翻过,还很新。”

阿卡斯闻言也走了过来,他与伽罗交换了个眼神,翻开泥土堆。

一个崭新的大铁箱了露了出来。

“怎么会有箱子?里面有什么?”阿奇惊奇地说道,他尝试打开铁箱,可力气太小。

伽罗钻进铁箱中,一下就看见了昏迷的小心。他浑身是烧焦的痕迹,额头还微微发红,头无力地垂在一边,双眼紧闭。

这副狼狈的样子使伽罗心头一紧,揪得难受。

“小心!小心超人!”伽罗试图晃醒他,但又发现自己是魂魄状态。他咬牙,再一次痛恨自己这时的魂魄状态。他离开箱子道:“小心超人在里面!”

阿卡斯惊了一下,也尝试打开铁箱子,发现这真是关得死紧。

“不行!打不开!”

伽罗在一旁看着,发现自己现在是真的什么忙都帮不上。

他经常看到怪兽破坏星星球,但他无能为力。看到超人遇到麻烦,他不能帮忙。现在,他也救不了小心超人。

现在这种局面,他能干什么呢?

伽罗急得快跺脚,思考了一会儿。

陡手打不开,那可以让它自己打开啊!

伽罗想起自己附在电器上的能力还在,他大喝一声,让阿卡斯与阿奇让开,他附在铁箱子上,尝试打开,发现太重了。

“这铁箱子关得太紧了……!”

伽罗吃力地想,但他又看着小心的脸,那苍白的脸色映入眼中,抽得心脏一疼一疼的。

必须要把小心给救出来!

伽罗使出全身的力气,手往两边推,铁箱终于慢慢被打开了,接着,捆着小心的铁链也缩了回去。

阿卡斯趁机将小心拖出来,放在地上。

“小心超人!醒醒!小心超人!”

阿卡斯叫唤着,摇晃着小心。

伽罗明知自己的声音小心是听不见的,但他还是与阿卡斯一起叫着。

“小心超人!”

——————

小心顿了顿,回头望了望。

他又走在这黑暗的空间中,寂静无声。

不过好像比上次亮了。

“你……又……来了……”

小心听到了与自己神似的声音,也明白是谁。

“Careful,好久不见了。”

Careful点点头,又摇摇头。半响,他指着小心身后,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口道:“那里……有人……”

“……谁?”

“你该……走了,那里有人……叫你”

Careful突然又不说话了。他用手做着手势,好像在扭什么。

Careful不会说话,能说出这么多已经很好了。小心看着他的手,感到十分熟悉。

他尝试做了一下这个动作,明白了:“魔方?那个格格可以扭的。”

Careful点头,又开口,“在叫你,那个……蓝……的人……叫你。”

“!”

小心愣在原地,难道真的是……?

Careful上前,指着小心背后。突然猛得一推小心。

“在叫你!你要……回去,往……走。”

小心回头,那儿的云散开了一条道。

“他是……!”

没有接下来的话,小心已经被推了过去。

————

“伽罗……”

小心幽幽转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

“伽罗。”



【月读佐鸣】那三天里

·看到标题都别打我……

·看过我写的 【月读佐鸣】剩下三天 都懂的……没看过的看看吧。

·结局……不用我说了吧?

·ooc有

————

  恰啦助和面麻在一起了。

  听到这个消息,伙伴们都是有点儿惊讶的。不过之后又便是祝福的欢呼和调侃。烤肉店里充满了笑声,让其它人也不由得笑了。

  「万花丛中唯我独尊的恰啦助,怎么倒在了面麻这朵带刺的玫瑰下了呢?」

   牙露着他的小虎牙张开了一个愉昧的笑,对着对面的恰啦助。

  「面麻,恰啦助这种人花心得很!别跟他交往,你是我的!」

  雏田一如既往的霸气外露,直接一踩桌子接近坐在对面的面麻,气势汹汹。

  大家也见怪不怪,继续闹着。

  突然,雏田一怔。她紧盯着面麻的脸,呆愣的表情看得让人觉得很奇怪。

  「面麻,你……」

  坐在雏田旁边的樱突然伸出手将雏田拉了回来,雏田却没有跟她吵架,依旧是呆愣愣的。

  面麻无言地看着她,拿起一杯果汁抿着。

  「牙,我可不是玫瑰。」面麻放下果汁,「佐助他好带着玫瑰送给别人,我可不想被送走了。」

  知道这是玩笑话,但牙还是怔了一下。最后笑道:「那面麻,你是什么花?」

  「花?」面麻有意无意地重复了一遍,低头好似真得认真的想了想。

  他嘴角扯出一个苦涩涩的笑,抬头说道:「桔梗。」

  雏田另一旁坐着的井野一愣,皱着眉头看着面麻。眼中闪着异样的光。

  面麻似乎也注意到她的目光,撇了一眼却不言语。

  井野也收回了目光,不说话。

  等到烤肉店的气氛进入高潮,井野趁机到面麻那儿问。

  「桔梗。你指哪一种的?」

  面麻看着她,微张着嘴,说道。

  「两种,都是。」

  井野真的愣住了,她眼中闪烁着不解。

  一旁的恰啦助,过分的安静。

  面麻没有告诉同期伙伴他们。这三天,是他最后的人生。

  但他告知了他的父母,还有恰啦助的亲人。

  他们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九品当场抱住了面麻痛哭不止,皆人也只是拍着他的肩,什么也没说。

  恰啦助的母亲美琴抱着他,在他的脸上吻了吻。他的父亲富岳握紧他的手,一样什么也没说。鼬摸着他的头,看了看恰啦助,也只是惋惜的笑了笑。

  他也允许樱告诉雏田和井野。

  令他意外的是,她们知道后,并没有什么过激举动。反而却是一脸平静的送上真诚的祝福。

  面麻倒也是没有什么异样,一如往常。除了他身边一直有一个黑色的身影。

  「佐助,你别跟着我了。你应该也要有事做吧?」

  富岳叔叔最近让佐助也要去帮警务,他现在在这儿,富岳叔叔不会生气吗?

  「我想一直看着你。」

  面麻一怔,又说道:「这样好吗?富岳叔叔不会生气?」

  「父亲他知道的。」

  「那……你这样一直跟着我,也没用啊?」

  「你说过,让我这三天陪着你。」

  「我……」面麻一时噎住了,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你把我那些当玩笑好了。佐助,你不需要为了我这个将死之人浪费掉三天时间。我不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

  被恰啦助的怒吼吓了一跳,面麻怔怔的看着他。突然,肩膀上一痛——恰啦助紧紧抓住了他的肩膀。指甲微微发白。

  面麻微微抬起头看着他。恰啦助怒吼:「三天,只有三天!这哪里会够?我想一生一世都看着你,而不是只有这三天!」

  「……」

  「我舍不得,舍不得!三天,我不想错过一分一秒。这对我来说,可以用我整条命去换!!」

  「佐助!」面麻闻言,急忙叫道。他扯着他的衣领,不住的摇头。

  这怎么行?佐助他的命,怎么可以浪费在他这种人身上?

  他应该有他的人生规划,而不是浪费在他身上。而他能与自己交往,他己经很满足了。他不希望他将他的一生,搭在自己的身上。

  「佐助,你听我说,我……」面麻突然一顿,捂着脖子开始咳血。

  恰啦助一惊,脸上更加的阴沉。但他还是特别得担心,看着他不断呕血痛苦的模样,感觉心都揪成了一团。

  「面麻!面麻!」

  面麻不停地呕血,他感觉五腑四脏都要被吐出来,意识都有点儿模糊了。

紧紧抓着眼前人胸前的衣服,仿佛是救命稻草般。

  「面麻!面麻!」

  失神的看着一旁的恰啦助,想开口说些什么。

  「我……」

  刚说出一个字,面麻猛吐出一大口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面麻!」

  恰啦助横抱起面麻。冰冷的体温使他的手一颤。顾不上那么多,跑向樱的家中。

 
 

「面麻,最近情绪不要太激动。好好调正。」

樱叹了口气,对着床上的面麻说道。

「抱歉,樱。」恰啦助站在一旁,对樱说道。

「你们两个,都不让我省心。」樱扶着额头,无奈地说。

「对不起……」面麻对樱道,沙哑得让人无法忽视。

  面麻刚开口,喉中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的疼痛。面麻又咳了几滴血沫子在嘴角。

  「别说话了。」樱提了提往下降的被子,「佐助君,帮面麻倒杯热水来。」

   微微颔首,恰啦助深深的看了面麻一眼,转身走开了。

  「面麻。」樱握着他放在床边的手,冰凉的温度使她垂眸。「到了如今这种地步,你后悔吗?」

  后悔么?「有一点吧。」面麻抓紧了单薄的被子,笑道。

  「后悔什么呢?」樱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后悔……人生太短,不能一直陪着他……」面麻将视线转向门口。

  没有人。但樱知道他在说谁。

  「但是,在另一方面上,是他害了你。」你对他的爱,害了你。

  「……」面麻转头,看向樱。

  「这样,你也不后悔吗?」握着面麻的手微微颤抖着。樱低着头,上半张脸理在阴影里。

  「樱,」面麻唤道,樱微微抬起头,脸上有不舍和无措。

  「樱,我后悔。」面麻说道。

  「……」樱微微张着嘴,愣愣的看着他。

  「我后悔,因为这个,我不能与他相伴一生。」面麻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但我也不后悔,不后悔爱上了他。」

  樱愣住了,呆呆的看看面麻。面麻也只是对她笑着,有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苦涩。

  「樱,水倒来了。」门口传来恰啦助的声音,面麻转头,便看见了那位墨发少年。

  「嗯……」面麻接过水,小心的一点一点抿着。

  「小心点,我吹吹……」

  「……谢谢」

  「……不用」

  「……」

  「……」

  一旁的樱看着他们,也露出了一个苦涩涩的笑。

   经过这么一件事,在面麻父母的默许下,面麻住进了恰啦助家。

  恰啦助的亲人们也实趣说要去旅游几天,让家中的人只剩下他们。

  「最后一天……」

  面麻看着日历上划红圈的日期,怔了怔。

  7月23日……

  「面麻……」有一双手从身后抱住了他,恰啦助将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头发痒痒的弄在他的脸,有点刺刺的。

  「别看了,我们去吃早饭。」

  「佐助,今天……」

  「走了,别看了。」恰啦助看了看日历,「没什么好过的。」

  「……」

  吃下几片吐司和一些牛奶,面麻已经半饱了。放下手中插着青菜的铁叉。抬头发现恰啦助一直在看自己,面前的牛奶,吐司,鸡蛋和一点青菜都没吃多少。

  「吃饱了吗?」见他放下铁叉,恰啦助连忙问道。

  「佐助……你……」面麻指着早餐,皱着眉头看他。

  「没事,我吃好了。」恰啦助无所谓的耸肩。

  「……」面麻往口中送入一颗小番茄,慢慢地咀嚼着。

  突然,他抬头,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般。起身,拉过对面的人的袖子,将唇附上他的唇,口中嚼碎的小番茄送入对方口中。

  恰啦助愣住了,下意识的咽下小番茄。酸涩带着微甜的味道。等他反应过来,对面的人低着头,红透了耳根子,在往嘴中塞着西兰花。

  恰啦助轻笑出声,使得对面的人脸更加通红。动作都停下了。

一天也都还是一如既往的过。

  “啊……来买花吗?”井野拿着一盆盆栽站在门口,“今天天气挺好,我就想拿起盆栽出来晒晒太阳。”她放下盆栽,回头笑道:“你是要买玫瑰吗?宇智波?”

  “……嗯,麻烦帮我包装一下好吗?”恰啦助说道。

  “好的,你等一下。”

  井野进入店中准备,恰啦助在外边等候。想着家中的人,他又不禁柔柔的笑了。

  一阵微风吹来,拂起他的黑发。他伸腰,呼出一口气。

  他看见地上的盆栽,想着帮井野放上架子去晒太阳。他弯腰将盆栽拿起,放到架子上。

  柔和的白花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辉,晕开了光芒。

  恰啦助看着入了迷,用手轻轻抚摸着花瓣。

  “好看吗?”

  恰啦助回神,发现井野在他旁边,捧着一束包装的不错的玫瑰花。

  “这叫桔梗,是一种爱情花。”

  “桔梗?”

  恰啦助一怔,“之前面麻……”

  “是啊……”井野看着桔梗,闭上眼,“之前面麻说过,自己是桔梗。”

  井野看向恰啦助,说道:“你知道吗?桔梗的花语是无望的爱。”

  恰啦助挥身一震。

  是啊……面麻他……

  恰啦助手在颤抖,他突然觉得,他面前的这朵小花,散发着死气沉沉的白色。

  仿佛在那一瞬间,在他眼中黯淡无光,消失了属于它的光辉。

  他今早的好心情在此时又消失了。

  “但你知道吗?”

  井野开口,她伸出手,抚摸着柔软的花瓣。

  “它还有另一种意思。”

  “……什么?”

  “这个……”井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回去问问他吧。”他将架子上的盆栽拿下,“这个你也拿回去,算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

  “……谢谢”

  恰啦助颤抖着接过,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面麻!”

  恰啦助刚打开玄关的门,看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躺在玄关处。

  丢下手中所有的东西,玫瑰花花瓣都掉了,盆栽也碎了一地。

  但他顾及不了这些,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他一辈子最重要的……是现在昏倒在地上的。

  他的整个世界。

  他的心脏跳得很快,又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

  “面麻!面麻!”

  他托起地上的人摇晃,地上都是带血的花瓣。

  “……佐……助?”

  面麻睁开蒙胧的眼睛,即使他现在已经有点看不清了。

  “我在!我在!你等着,我去找樱……”

  “不……!不用!”面麻想努力从口中挤出些话,口中又吐出几个血沫子。

  “今天是最后了……樱也没有办法的……”

  面麻转向恰啦助,他的脸上满是惊恐,抓着他肩膀的手仿佛弄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他伸手握住了恰啦助的手,“在这最后,你陪陪我吧……”

  恰啦助立即反握,他将手放在脸颊旁,哽咽的说:“好,好,我陪你,我陪你。”

  “难得你还拿了东西回来呢……扔在地上,多可惜……”

  “那不重要了,那不重要了。”

  面麻的视野有些模糊了,他知道是自己的眼帘正不受控制在闭上,但他还是努力,睁开眼睛。

  “是玫瑰呢,的确是你的风格……”面麻看向一旁,微微一征。

  “那是……桔梗吗?”

  “……嗯”

  “是吗……我很高兴呢。”面麻笑着,“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知道,井野告诉我了……面麻,我希望下一世,下下一世,都可以在一起。我们决不会是桔梗,我不会让它的花语实现!”

  面麻愣了半响,笑出了声。

  “看……看来,井野只告诉了你……一种花语……”大概知道她是要干什么了。

  “桔梗的花语……有两个,一个是无望的爱……可另一个……”

  “却是永恒的爱……”

  恰啦助睁大了眼,他终于止不住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流淌。滴到他们相握的手。

  “哭……什么……”

  面麻想挣开他的手,为他拾去眼泪。却被他握得更紧,帖在脸颊上。

  眼泪滴在面麻脸上,滑下。

  “面麻……面麻……”

  他懂面麻的意思了。

  我对你的爱是永恒的,在无望的死亡中。

  面麻终于握不住他的手,没了力气。

  只有一个人,抱着他渐失体温的身体。

  痛苦不止。

  

第一次板绘上色

很丑......QAQ

三皇子雷狮

【伽小】Careful的花 中

·黑组伽小

·花吐症的梗啦,三个月限期

·花瓣不会传染

其实是另一个文的番外「Kalo and Careful」

宅博士一脸着急,手中键盘的敲击声一刻也没停过。

Careful身上插满了线,嘴角边还有一点血迹。脸上惨白的脸色使人心疼。

“不行!没有用!”宅博士最后一拍桌子,牙齿死死的咬着下唇。

“那只能去找Careful他暗恋的人……?”开心犹豫的说。毕竟Careful有喜欢的人,就己经很不可思议了。

“Careful也是另一个小心……”宅博士缓缓地说,“Careful暗恋的人,可能和小心一样……”

“小心……也有喜欢的人?”

伽罗说出这句话时,语气中带着隐含的失落。

大家的视线聚集在小心身上,小心垂眸,过了一会儿,他闭上眼,身形一晃不见了。

“小心他真的……!”花心一脸震惊,除了伽罗和Kalo,其它人同他一样。

伽罗的神情带着落莫的失望,而一直挂着玩味的笑的Kalo却黑着一张脸,冷漠和怒气在他身边环绕。

依小心的性格,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虽然他刚才没有说是,但他没有说不是。

那就是身为家人之间的默契,小心那是默认了。

————

“要枯萎了。”

小心抚着风信子花干枯的花瓣,往泥土中浇水。

“小心……”

小心抬头,看见了伽罗和Kalo。

他淡淡的笑了。捧起了花盆。

“Kalo,你知道风信子的花语吗?”

花语?Kalo看着小心手中的白色风信子,想了如实回答:“不敢表露的……”

说到一半他突然顿住了,随后转身离开。

“小心……”

“伽罗,”小心转过身看着他。被那双瑰丽的红色看着,伽罗不由得升起一股紧张与期待。身子僵直了,咽了一口唾沫。

小心看着他的反应,笑了笑:

“我有话跟你说。”

————

Kalo面色阴沉地走进机械室,散发的黑气让宅博士他们不敢靠进。

看到台上的Careful又稍稍缓和一下。但是接触到他惨白的脸色时,脸比之前更黑了。

“小鬼,你醒了,对吧?”

Careful的眼睫毛动了动,之后又化为平静。

“呵,别装了。”Kalo嗤笑一声,“别人不清楚,我还会不知道吗?”

“小鬼,你骗人技术太差了。”

Careful还是一动不动,安静得让人怀疑Kalo是不是疯了。

Kalo还是盯着Careful,脸上充满了嘲笑意味。

Careful依旧是一动不动的,仿佛只是Kalo的自言自语。

Kalo的笑意慢慢淡下去了。好一会儿,他低着头,也不说话了。

他抓了抓裤子,之后又松开了,在裤子留下了一些褶皱。

使劲的闭了闭眼,尔后又睁开,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喜欢我,就这么不堪吗?”Kalo缓缓出声,“Careful?”

Careful全身猛的一颤,可依旧还是没有睁开眼。

“既然你这样,那就算了。”Kalo起身,慢慢走到了门口,手放在冰冷的扶把上。他又停住了脚步。

“不过,我喜欢你呢,你这个狂妄的小鬼。”

挺好用的感觉